定海消防救援大队参与防御台风“米娜”纪实

2019-10-08 08:35 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 作者:记者 尹倩倩 通讯员 王昊 冯惠明

  与生命赛跑与温暖同行

  定海消防救援大队参与防御台风“米娜”纪实

  今年第18号台风“米娜”对定海造成严重影响。狂风、暴雨、天文大潮等恶劣天气使得定海多处积水严重,车辆抛锚、居民被困、家中受淹……所幸,有这样一群奋斗在救援一线的“铁人”,他们平均年龄20岁,肩负着救人于危难的职责,连轴作战,坚守在一线,温暖了整座城市。记者走进定海消防救援大队,听他们讲述争分夺秒的救援故事。
  最危险的地方

  挺身而出
  “雨太大了,村道变成了河道,积水已经漫到50厘米高,我们还有村民要紧急转移,急!”10月1日晚9时30分,定海消防救援大队调度指挥中心接到一通紧急电话,位于昌国街道义桥村东部战区海军医院墙外的溢洪道,水位急速上升,危及紧邻河道的6户村民自建房。
  险情就是命令,救援刻不容缓。该大队政治指导员刘力临危受命,带领6名队员火速赶往现场开展救援。“刚下车,水深没过了膝盖,险些被湍急的水流冲倒了。”回忆起当晚的情景,刘力心有余悸。为了防止被水流冲散,他和队员们分成两批队伍,手拉手、肩并肩,艰难前行。此时,该路段由于断电已漆黑一片,他们只能摸索前进,挨家挨户敲村民家的大门。
  方忠是刘力和队员们发现的首位未转移村民。由于一级肢体残疾,他没有自主行动能力,家中还有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母亲。“快,我来背你出去!”刘力二话没说就背起了卧床的方忠,队友们则抱起他的女儿,搀扶着他的母亲,互相配合着进行转移。
  当时,沿路的积水已齐腰深,湍急的水流到让人迈不开步子,刘力和队友们已在抗台一线坚持救援了10余个小时,纵然脚上的雨靴如灌铅了那般,他们仍咬牙坚持着,逆水前行。300余米的这段路,他们走了整整30分钟。当他们将方忠一家转移至安全地带时,方忠的母亲流下了感动的眼泪,她拉着刘力的手连声道谢。“不客气,这是我们职责所在。”刘力和队员们再次折回村里,开启新一轮的救援之路。
  次日凌晨1时许,当义桥村的被困村民全部安全转移后,队员们总算深深地松了口气。然而,救援工作不曾停歇,刘力和队友们打起精神,对着对讲机喊道:“请指派下个救援地点……”
  最重要的任务
  守住生命防线

  当晚7时许,区中心医院出现积水问题,露天停车场、药房等医院一层范围内几乎全部失守,医院高配机房及CT设备等也是岌岌可危。
  院区内病患众多,断电意味着有人会有生命危险。关键时刻,消防队员及时赶到,同步到位的还有一辆排水车与一台手抬式移动抽水泵,在医护人员的配合下,排水进度一快再快。可工作2小时以后,排水车由于吸入积水中混杂着的各种漂浮物“罢工”了,救援工作一下就陷入了僵局。
  此时,人民南路的积水还在不断涌入医院,露天停车场积水越来越深。“救援感觉就是和时间在赛跑,必须守住位于医院地下室的高配机房,守住这道生命防线。”正在城区开展救援工作的该大队二级指挥员魏杰,紧急驾驶另一辆排水车,涉水挺进区中心医院,前来支援。当魏杰与队员们赶到时,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积水不断灌向地下室,通往地下室的坡道虽用油布沙袋等阻拦,随时有垮塌的危险,救援人员自身的生命安全很难得到保障。与此同时,医院的急诊病人多了起来,医院需要把更多力量投入到治疗工作当中。“你们安心救人,这里交给我们……”容不得半点迟疑,消防队员毅然进入了地下室。最终,经过一夜的排水工作,医院积水终于褪去,当消防队员们再次抬起头时,天亮了。
  最难记的数字

  顺手救过的人数
  “记得那晚,我们车子开到新桥路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位市民在不停地向我们招手,我们立马停下车上前查看。”一位消防队员告诉记者,当时他们下车时发现对方的脸色不好,正小声低泣着,她告诉消防队员自己骨折了,腿特别痛,希望能送她去医院。消防队员二话没说将她抱起,送上消防车,用最快的速度将她送到医院。当记者问到,那天晚上你们救了多少人?在场的消防队员只是笑了笑,他们说:“那晚真的太忙了,很多时候顺手就救了。”
  “我记得那晚,因为一些路段积水很深,有许多车子都在路上抛锚了,又由于车外的水压太大,一些车主从车里根本打不开车门只能在车内‘泡着水’等待救援。”该大队三级指挥员杨照航告诉记者,那晚,每当在路上看到打着双闪的汽车都会下车看一看。也正因为许许多多像杨照航这样的消防队员,顺手救过的群众多到数不过来。
  救人者的背后

  他们的信仰和信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其实在10月1日中午出警的时候,消防队员王显祖在帮助受灾群众转移蜂箱的过程中,被蜜蜂蜇了眼睛,救援的险情让他根本没时间去医院接受治疗,只是吃了一粒蜂农给的土方药,就奔赴救援现场。
  另一位消防队员刘海丞,是该大队参与本次救援行动中年龄最小的,98年出生的他今年才22岁。10月1日当天,出警前他就患上了感冒,硬是没跟队里汇报,怕拖了团队的后腿。细心的刘力在执行任务中看出了问题,劝他回去休息,可正发烧的刘海丞坚定地说:“我没事,我可以!”忙了一整夜,他轻轻地靠在墙边睡着了。
  由于人员过度紧张,消防队员盛立波一个人坚守在大队调度指挥中心,处理接警和调度任务。从10月1日中午12时起,36个小时内他几乎未离开过“作战”区域一步,饿了就匆匆啃几口饼干,渴了就灌几口凉水,生怕错过一通接警电话,耽误了一次调度任务。而像他们一样有着感人故事的消防队员还有很多很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