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菊

2022-11-16 12:10 来源:定海山 作者:宋东涛

  连绵的秋雨终于停了,初晴的清晨,我迫不及待地走进公园。

  当东边的天空显现出一片红光,天地间仿佛披上了一层轻柔的纱衣,朦胧中透着清冷。又到霜降时,天已渐凉雁南飞,一幅草枯叶落的悲凄景象。我一边惋惜着,一边踏着落叶向前走。蓦地,眼前一亮,一大片明艳的花色映入眼帘,光彩熠熠,耀眼夺目——原来是路边几丛傲然绽放的菊花。

  菊在冷清中兀自开放,默默装扮着雨后初晴的清晨。一树一树的菊株,浓郁葱茏,自成风景。深绿色的枝从根部十几公分处分出许多细茎,不蔓不枝,凭着一股蓬勃向上的劲头,擎起的一把把花伞点缀萧瑟的深秋。那些绿色的茎或直或斜,布满着卵圆形带着锯齿的绿叶,似一根根绿色的羽毛包裹着托举着它们的茎,是那么的团结、齐心协力。

  我惊叹于菊的生长历程。春天从扎在泥土里的老枝上萌发出新芽,就不紧不慢地藏在角落里。它不像旁的植物,见风就长,没几天工夫就蹿成高大健壮的模样。可谁又知道,到了秋天,菊将它蓄积的所有生机一并迸发,在绿叶繁茂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霜降的日子,虽说草木凋零,而它却傲然枝头,粲然绽放。白居易在《咏菊》中写到“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的诗句,字里行间无不表达对菊花凌寒品质的赞赏之情。

  我望着这一树或黄,一树或紫的菊花,内心充满喜悦。仔细看那黄的,紫的花,含苞的,清新可爱,懵懂纯真如一个个嘟着小嘴唱歌的娃娃,开心地露出嫩生生的小乳牙;绽放的,由外向内渐次打开层层叠叠的花瓣,一丝丝,一层层,围着花心向四周翻卷着,伸展着,每一丝都微笑着尽情绽放。盛放的菊花,千姿百态,娴静优雅,比张开的手掌还要大。如果不留心,怎么知道仅仅一元硬币大小的花苞竟然蓄积了如此巨大的力量!我知道,面前的每一朵菊花都深含着对秋的挚爱,要不,怎么会在草木枯零的清晨,独独盛放在秋的怀抱里?当晨曦撒在花团锦簇的菊株时,我分明感受到了生命最壮美的赞歌。

  如果说春风吹醒了万物,吹开了姹紫嫣红的春花,吹响了四季轮回的新篇章,那么菊花便是四季最深刻的回眸,是回馈大地最美的礼物。菊花在寒风中傲然绽放的激情与风采,让我震撼,并生出深深的敬意。

  忽然,一阵秋风吹过,“簌簌簌”无数落叶在空中飞舞,仿佛在落幕前为菊的恬淡鼓掌。转瞬,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若有若无的清香,丝丝缕缕,沁人心脾。仔细嗅几口,那芬芳中竟藏着淡淡的药香,令人心旷神怡。

  菊花被赞誉为花中君子,在无数文人墨客的诗作中频频出现。如“秋风扫尽闲花草,黄花不逐秋光老”尽是表达了菊花不畏时光的从容洒脱;“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催时始起花”无不流露出苏东坡对菊花品性的赞赏之情。而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将菊花的恬淡与人的淡然处世融为一体,意味深远。

  盛放的菊花固然潇洒、自在,然而凋零的菊花是震撼,是壮美。它不比旁的花,一片一片,一瓣一瓣地飘零那么凄美,它的凋零更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独一无二。凋零的菊花,依然保持挺立的姿势,如同初放时紧紧围拢在一起。一朵菊花就是一座雕塑,诠释了生命的执着与努力,那一刻,时光凝固了。

  菊花,从含苞到凋零,永不谢幕,因为它在我心里已然定格成一道壮美的风景。

相关阅读

品牌栏目

短视频 阿拉来帮侬 海山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