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平安定海 > 案件聚焦
忏悔录: “我渴望回归平淡生活”
2019年07月15日 16:43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
【摘要】黝黑的皮肤,健壮的身材,与人交流时,神情透露出一丝羞涩,这是90后定海小伙阿宇(化名)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黝黑的皮肤,健壮的身材,与人交流时,神情透露出一丝羞涩,这是90后定海小伙阿宇(化名)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如果不是身处舟山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阳光男孩在7年前沾染上了毒品。

  因“好奇”走上歧路

  1994年出生的阿宇是家中独子,从小颇受父母宠爱。17岁时,阿宇因不爱读书,从学校休学,并开始结交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在每晚的酒局上,朋友们喝到兴起就会拿出一种白色粉末。“有时候直接把它放在锡纸上火烤,有时候用饮料瓶过滤后再吸,当时我觉得好奇,也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阿宇说,虽然他知道这种白色粉末就是毒品,但在酒精刺激及朋友的诱惑之下,阿宇忍不住吸了第一口。

  “吸完后感觉身体非常难受,但精神很亢奋。当时我觉得自己年轻,意志力强,毒品上瘾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然而,阿宇在尝试几次之后,脑海中时常不受控制地想着毒品,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上瘾了。

  摆脱不了的噩梦

  吸毒上瘾后,阿宇变得不爱吃饭,日常生活变得无精打采,就像行尸走肉,一到晚上整夜喝酒、吸毒、打游戏,同时人也变得毫无意志,遇到什么事情都想靠吸毒解决。除了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他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不融洽。“每天想着办法问父母要钱,不给我钱时就对他们恶言相向。”阿宇说,为了筹措毒资,他还不断地办理信用卡,去亲戚朋友处行骗,导致亲戚朋友也与他越来越疏远。

  当问起有没有尝试自己戒毒,阿宇点了点头。“有一次在酒局上吸毒,看到一个人吸毒后产生了幻觉,一会儿说有人在边上监视他,一会儿说警察正在抓他,又跳又叫,感觉周围人都是他的仇人,神情非常可怕。当时我就很害怕如果我再吸下去也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有戒毒的念头,但阿宇很快又被毒瘾击败,没钱时戒几天毒,到了晚上做梦都是吸毒的场景,一旦有钱了马上吸。去年初,因阿宇两次社区戒毒失败,被警方抓获。警方依法对其作出强制隔离戒毒2年的处罚决定。

  渴望摆脱“心瘾”

  眼下,阿宇已经在舟山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生活了近一年半的时间。“刚进来时进行生理脱毒,每天都感觉生不如死,好在有民警的帮助和鼓励,让我挺了过来。”阿宇回忆说,生理脱毒成功后,他开始不间断地进行心理脱毒。在戒毒所内有一个心理矫正中心,会对戒毒学员开展VR治疗,当真实体会到长期吸食毒品后的惨状后,阿宇开始对毒品产生恐惧。在民警们的管教帮助下,阿宇积极参与团体心理活动、运动康复训练,状态逐渐好转,甚至比刚进来时胖了15公斤。

  阿宇告诉记者,如果没有沾染毒品,学机械专业的他本可以靠一门手艺养活自己,是毒品让他的青春充满遗憾,也让他对家人充满愧疚。“我妈每个月来这里时都会哭,为了她我下定决心和过去决裂。”阿宇说,希望自己能尽快摆脱“心瘾”,完成戒毒后回到父母身边,找一份工作,过平淡的生活。

标签:戒毒者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郭磊怡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