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记者视线
共享经济,农业如何“分一杯羹”?
2018年12月26日 08:28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记者 黄莺 陈炳群 通讯员 毛燕芳 范宇林
【摘要】“共享单车”“共享雨具”“共享汽车”“共享住宿”……近年来,共享经济理念已成为一种潮流,广受人们追捧。如今,农业领域也迎来了第一道“共享”曙光———“发展乡村共享经济”和“共享农场”被写进了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和2018年农业部的一号文件。

  “共享单车”“共享雨具”“共享汽车”“共享住宿”……近年来,共享经济理念已成为一种潮流,广受人们追捧。如今,农业领域也迎来了第一道“共享”曙光———“发展乡村共享经济”和“共享农场”被写进了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和2018年农业部的一号文件。对农民来说,把共享经济理念和农业相融合,是否会产生不一样的化学反应?作为全市农业翘楚的定海,是否能在“共享农场”上大作文章?

  什么是“共享农场”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共享农场”是在充分尊重农村发展的现状和传统风貌的基础上,在不影响正常农村生产生活环境的情况下,引导农民利用盘活现有资源、参与创业或发展第三产业,增加农民收入,增强市场与经营意识,达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新模式。

  最早的“共享农场”源于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艾米农场,一位60余岁的母亲和她30岁的女儿共同经营着一家农场。60亩的农场由两个女人打理,显然是十分困难的,于是她们干脆把农场弄成开放式,把“共享”当做农场经营的核心理念,门随便进、活随便干、菜随便摘、钱随便给。她们的农场有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当天哪些活需要做,比如给白菜浇水、给土豆松土,这样一来,游客们就有了干活的目标,大家辛苦一天,到最后看着有什么想带回去的蔬菜水果,随便给点钱,就可以直接拿走。此外,农场还设置了一些收费项目,如蛋、肉、奶酪,还有限定的新鲜蔬菜都是对外以自助的形式出售,商品明码标价,未设有营业员,自取所需。农场还与周边学校合作,打造了系列性的亲子主题活动,为农庄的经营带来了十分可观的收益。这样一来,这家农场不仅解决了劳动力问题,还成了旅游景点,种出来的庄稼还可直供超市,年收益高达百万元,一举三得。与此同时,“全自助”式运营模式也拉近了农场主和游客的关系,增加了双方的信任度。

  在我国,“共享农场”理念得到了进一步升华。政府将闲置、荒废的农房、田地、山地、林地资源利用起来,出资修建现代化的高级农场。农民可以通过产品认养、托管代种、自行耕种、房屋租赁等多种形式,参与农场的管理,分享农场的经营成果,不仅做到了农场与游客的分享,还可以做到农场与农民的分享。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18个省、市已经开展了“共享农场”试点工作,主要的开发模式以“企业+农民+互联网”为基础,让农民参与和受益,打造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农业种养殖模式。同时,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为支撑,以现代农业和民宿共享为主要业态。这种独具中国特色的“共享农场”理念,不仅可以充分利用农村闲置土地,让它们发挥最大的经济效益,打破以往没人种地的尴尬,还可以为农民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和赚钱渠道,不仅降低了经营风险,还把集体经济和农民紧密联系,成为发展乡村旅游的突破口,给游客带来更加真实的农耕体验。

  先行先试初尝甜头

  “周末没来过的‘地主们’,5号地里的青菜和葱都可以收了,有空来收菜喽。”“我们2号地里的小萝卜都拔掉了,地空着,麻烦帮我们种些菜哦。”……这几天,盐仓街道叉河社区“快乐农+”微信群里很热闹。

  “别看现在蔬菜长势喜人,以前这里可都是抛荒地呢!”从叉河社区干部们的口中记者了解到,叉河社区下辖长春、共裕、明胜三个股份经济合作社,现有户籍人口3608人,居民大都依靠农业为生,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只留下老年人、妇女和儿童,其中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就有1135人,占比达31.5%。久而久之,社区里不少耕地处于抛荒状态。

  2014年,叉河社区迎来了橘子的大丰收,但因销售问题,农户们遭遇了“丰产不丰收”的尴尬境遇。为帮农户们打开销路,社区第一次“触网”,在网上帮农户们“吆喝”“叫卖”。一时,叉河的农产品销售火爆。2015年,为了帮助社区膝下无子且患有腿疾的贫困户解决橘子销售问题,叉河社区又推出了附加值更高的“本味农家游”“果树认购”“花朝节”“国学风”等结合本地特色的亲子游活动。

  “当时游客反馈效果挺好,不少农户也因此受益,品尝到了现代农业的甜头。于是我们总结经验,利用现有农业资源对准精准扶贫,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叉河社区党委委员陈国昌说,此后,社区在区妇联的支持下,通过流转荒地,开辟了32份50平方米大小土地,于2016年5月28日推出了“快乐农+”体验园项目,以每份800元一年的价格供市民租赁。同时,利用微信群每月定期播报作物生长情况等,通过线上线下的经营方式进行推广。

  叉河社区交通便利,又远离城市喧嚣,“快乐农+”体验园项目一经推出就广受市民喜爱。“叉河社区环境很好,而且这些农田里的蔬菜绿色健康,吃着放心!”家住定海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平时农场有人帮忙打理,自己能像农场主一样,满足了她的私家田园梦。闲暇时,她都会带上孩子,邀三五知己,到农场里参与农业生产的各个环节,体验蔬果种植的过程。

  看护、照料农场的“管家”是叉河社区的贫困户。“快乐农+”体验园项目推进过程中,叉河社区将“快乐农+”开心农乐园作为扶贫基地,为辖区低收入、贫困户设置了四个公益性岗位,帮助他们搭建就地就近就业平台,通过提高收入,走上自主脱贫道路。“在家门口就能工作,每月能增加700元的收入,‘快乐农+’帮我减轻了不少生活压力。”叉河社区居民冯海洪是“快乐农+”体验园项目精准扶贫的受益者之一。丈夫过世后,冯海洪独自一人靠打零工供养女儿读书,每个月1000元的收入难以维持日常开销。在社区干部的建议下,她以兼职的形式到“快乐农+”工作,每天抽出几小时打理农场。今年,她们一家终于摘掉了“贫困帽”。

  叉河社区“快乐农+”通过农场“共享”,让城市居民参与到农场运营中的现代农业方式,不仅让城市居民享受到农耕的乐趣,也让社区实现了精准扶贫、品牌打响“双丰收”。然而,由于地处水源地保护区、蔬果种植成本高等因素制约,叉河社区集体经济发展遇到瓶颈。可见,光靠发展单一模式的“共享农场”,对于助力“乡村振兴”还差一点火候。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除叉河社区外,小沙街道则通过将农户闲散的土地整合流转,发展现代农业加观光旅游“多条腿并行”的“共享农场”,不断推进美丽乡村建设,逐步实现“乡村振兴”。

  走进小沙街道大沙社区的怡然生态农场,一排排蔬菜大棚有序排列。眼下正是萝卜、青菜等集中上市的时节,农场负责人何可忙着在大棚里巡视。“现在都流行绿色无公害,我们使用的是有机肥,种植出来的蔬菜水果无污染、无公害,在市场上很受欢迎。社区还帮助我流转土地,支持我扩大生产规模。”何可说,2012年,他在社区帮助下承包了近30亩土地种植蔬菜水果。随着种植技术的不断成熟和大沙优越的生态环境,他种出的农产品深受市民喜爱。之后,他又承包了附近100余亩土地发展现代农业,建起了3万余平方米的连栋大棚,种植的果蔬品种全年达100余种。

  “以前农场周边的路很狭窄,车都进不来,现在都变成平坦的水泥路,农场周边交通越来越方便,农产品销售也越来越便捷,游客也多了起来。”何可说,该农场还积极探索采摘游模式,吸引游客前来观光采摘。在政府的扶持下,他还计划在农产品种植和采摘游的基础上发展特色休闲游,让更多的游客吃上放心果蔬。

  “以往要发展集体经济简直是天方夜谭,脱贫才是我们首要任务,而现在我们各经济合作社经济呈稳步提升趋势。”大沙社区党委书记王文龙说,大沙社区有“三多”,老人多、残疾人多、困难户多,用“空心村”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社区土地抛荒现象也十分严重。2008年前后,社区大规模流转土地,并积极开展招商引资工作,吸引外来投资者到大沙发展。同时,成立了经济合作社,帮助农民扩大规模种植,实现部分居民在家门口就业。社区还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实施建设发展,结合“美丽海岛”创建工作,全面提升村庄整治建设工程,并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使社区公共道路、活动场所和服务设施得到明显完善,让辖区现代农业发展更加便捷。经过近年来的发展和努力,目前大沙社区已有95%以上的抛荒地实现流转,两个经济薄弱村顺利脱贫。

  推广仍有难度

  “共享农场”作为一种平台化思维的产物,对于政府、农场主、农民和城市消费者而言,可谓“四赢”。通过使用权的转让,政府可以将闲置资源与城市需求之间进行最大化、最优化的重新匹配,将不确定的流动性转化为稳定的连接,间接地缩减了城乡差距问题;通过产品认养、托管代种、自行耕种、房屋租赁等多种私人定制形式,农场和农民不仅可以降低经营风险、提升产品附加值,还能够和以往低频消费的用户建立强连接;有一方良田,播撒夏秋之繁实,有一处宅院,纳三五好友,赏四季之风月,对城市消费者而言几乎是人生大幸事。

  以往,梦想和经营一家农场的现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遥不可及。如今,随着“共享农场”模式的出现,将“梦想照进了现实”。然而,在逐梦的道路上,一些客观问题的存在减缓了现代农业发展的步伐,增加了“共享农场”推广的难度。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出于社会保障和就业考虑,相对于长期流转,农民更倾向于协商代耕、临时性转包等简单的流转方式,甚至有农户认为补助力度偏低而宁可选择将土地抛荒。尽管我区曾出台文件明确规定禁止抛荒,但在具体执行上却缺乏有效的抛荒惩罚措施,对于抛荒的农民,社区只能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后决定是否收回承包权,“不愿得罪人”等“和稀泥”思想的存在导致村民抛荒不需要成本,基层仅能采取加强宣传等手段来进行适当引导。同时,土地流转后设施建设受阻,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承包方的发展,限制农业发展规模。农业大户在流转土地后,如发展“亲子采摘游”等项目都需建设招待室等附属设施,但根据相关规定不允许在永久性基本农田上建设附属设施,如此一来,便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承包方对土地流转的后顾之忧。此外,如何引入民间资本和运作团队,充分开发利用丰富的乡村资源,避免项目单一、产品雷同、同质化倾向等也是有待破解的难题。

  在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实现“共享农场”是现代农业发展的新思路,俨然成为不争的事实。眼下,我区的“共享农场”尚停留在试水的阶段,要使其真正成为田园综合体和美丽乡村的现代农业发展重要方式,以及“乡村振兴”的助推器,仍有待积极探索。

标签:共享经济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周云海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