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记者视线
筑起“篱笆”护好爱 让网络募捐变得更放心
2018年06月20日 08:49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记者 黄婷 通讯员 夏静波
【摘要】近年来,“集能量种树”“一元购画”“众筹爱心款”等诸多形式的网络公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我们生活中。

  近年来,“集能量种树”“一元购画”“众筹爱心款”等诸多形式的网络公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我们生活中。其中,民政部公布的慈善组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就已达20家。在定海,也有不少市民通过这种便捷的形式,献上了自己的一分爱心。然而,随着网络募捐热度不断攀升,对其质疑的声音也持续不断。要让网络募捐变得更放心,还需筑起“篱笆”才能护好爱。

  虚拟世界发挥现实力量网络募捐成公益新风尚

  在手机上搜索应用软件,输入“公益”两字,便会跳出如“公益中国”、“轻松筹”、“水滴筹”等大众耳熟能详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应用软件。随意点击其中一个应用软件,便能看到多项由个人发起的爱心救助筹款信息,只要点击救助项目,便能了解到救助对象的求助信息、实拍照片、信息认证等多个内容。下拉页面,爱心捐助人士以网名或真名呈现,同时还有捐款数额、留言等内容。

  记者发现,这些救助项目的筹款目标数额不等,有10万元,也有150万元,每一条求助信息或多或少都得到了爱心人士的捐款,有些筹款项目的已筹金额在求助结束时还超过了目标金额。由此可见,网络募捐正以其快捷、高效、互动性强等特点,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有数据显示,2017年民政部指定的网络募捐信息平台全年募捐款项超过25.9亿元。这份沉沉的爱心背后,有不少爱心就来自我们周边。

  在市民洪女士的手机里,“轻松筹”已安装近2年。她说,最初知道这个平台是来自微信朋友圈。朋友转发了一则“轻松筹”的众筹信息,点进去发现是朋友的朋友不幸罹患白血病,但家庭经济困难,便在该平台进行求助。尽管她不认识该名求助者,但看到里面的求助信息和求助者对于生命的渴求,让她产生了恻隐之心,加之朋友的转发认证,她捐出了在网络募捐平台的首笔爱心款。“平时工作也比较忙,如果不是单位组织捐款,一般也不会特意找些公益去做。”洪女士坦言,工作稳定、生活安逸之下,尽自己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既能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充实,更能为孩子做个榜样,何乐而不为。

  通过网络募捐平台受益,感触最直接、体会最深的当属求助者,家住岑港的陈某就是其中之一,去年临产时,她因突发病症多次被送进ICU抢救,后从本地医院转至杭州救治。高昂的医疗费让这个农村家庭用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并欠下了几十万元的债务。最后,得益于慈善机构等社会各界的帮助,这个家庭从网络募捐平台获得了30余万元的捐助。

  采访中,不少受访市民表示,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通过网络求助,因为这可能是目前求助范围最大、受众面最广的一种求助方式。不可否认,虚拟世界正发挥着其现实的力量。

  个人道德和跨地域监管

  潜在问题或会让爱“降温”

  虽然网络募捐此种方式已广为传播,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但对于这种方式的求助,其信息真实性如何保证?爱心款落实谁来监管?相关平台的运作仍存在不少质疑之处,关于这样的一种新兴方式,大众毁誉参半。

  2016年“罗笑笑事件”将网络募捐推到了风口浪尖。罗某通过其微信公众号为罹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写文章,向公众寻求医疗费用帮助,并通过“打赏”功能,获得了巨额赞赏金。其后,罗某被网友爆出隐瞒多处房产,同时根据医院公布的费用显示,他女儿的医疗费用中医保支付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一时间,罗某被冠上了“诈捐”的名号。该事件自当年9月发酵到12月,终在12月1日,微信官方发布声明称,微信平台将在3天内将巨额赞赏金原路退回至用户零钱包而“落下帷幕”。

  “罗笑笑事件”应该算是网络募捐最为轰动的“反面典型”,透过此例,许多市民开始认识到,相比传统的献爱心方式,网上献爱心用时短、针对性强、效果好,但它并非有百利而无一害。网络跨越地域、跨越空间,缺乏有效的属地监管,更多靠道德来约束求助人,势必成为影响网络募捐信息平台长期健康运行的一个重要潜在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不少在网络募捐信息平台上发起的个人求助中,许多求助人只需要上传身份信息、医疗单据信息等少量认证材料,就能通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的审核,设置的筹款金额也可以自定义,没有严格的限制条件,因而会产生种种“后遗症”。

  有求助人因为自己的孩子罹患重病,但由于私人原因,未能将家庭的信息全部如实地发布在网络募捐信息平台上,虽然通过了平台的审核,最终筹款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有求助人尽管患病属实,高昂的医疗花费属实,却并未考虑到自己仍有多余的房产可以用来支付高昂的医疗费,或还有医保可以支付一部分,而在平台发起求助;有求助人尽管已经通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筹集了足够的医疗费用,却被每日增长的“爱心款”冲昏了头脑,求助信息一直不停,爱心款源源不断……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这些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的总部大多集中在北京、深圳等城市,在定海并无分部,实地核实求助者资料显然并不现实,且也无法像传统献爱心方式那样实现属地监管,或设立专门的慈善机构,建立完善的募捐制度,让爱心款项从来源到去向都公开透明。长此以往,爱心是否还能长久延续,或许要打上问号。

  完善监管提升公信力

  发挥平台最大的救助力量

  从进入大众视线的那天起,网络募捐一直保持着“红火”,质疑的声音也从未间断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缺乏严格完善的求助发布制度、跨地域监管难以实现等都成了网络献爱心持续健康发展路上的“绊脚石”。记者从区慈善总会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已将网络募捐纳入其中一块内容。民政部于2017年8月起实施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也同时规定,平台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等内容。爱心人士也可根据这些内容来判断求助信息的真实性。但要提高网络募捐的公信力,光靠提示是不够的,归根结底,还是要完善相关规范,形成有力的监管,才能让爱心力量真正得到充分发挥。

  定海在提高网络募捐公信力上一直在努力。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起,区慈善总会在网络募捐信息平台上发起慈善募捐18起,数量虽不大,但筹集的善款并不少,线上共计筹得291万余元,线下同步筹得21万余元。有不少最初通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发布个人求助效果并不明显的求助者,最终在区慈善总会等相关机构的介入和进一步帮助下,完成了网络募捐,并从中得到帮助。

  今年1月,8岁的小夏(化名)急性淋巴白血病复发,做骨髓移植需要70万元以上的费用,之前小夏的家庭已花费了40万元用于治疗。3月,孩子的父亲在网络募捐信息平台上发布50万元的筹款目标后,虽然有不少捐助者献出爱心,但离目标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小夏一家向区慈善总会发出了求助。经过了解孩子病情、联系其家庭所在街道(镇)、实地求证其提供求助信息的真实性后,区慈善总会接手了小夏在平台上的求助信息,并进行监管。同时,将这则求助信息通过区慈善总会及合作单位、个人等转发倡议。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募集到的爱心款就从9万元增长到50万元。

  区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黄静告诉记者,像小夏这样,由他们接手、监管的网络募捐成功的例子并不在少数。究其原因,由区慈善总会牵头,能多方、实地查证其求助信息的真伪,最大程度保证真实性,更容易让捐赠者信服。同时,专业机构的宣传渠道更为广阔,求助信息的传播范围自然就更大。此外,他们还会根据求助者的实际情况来判断其究竟是否需要进行网络募捐。

  “一般是遇到突发重大疾病,短期内需要大额资金的,适合发起众筹。如果是小额的,我们会推荐通过传统募捐。”黄静说,他们还会根据求助者实际情况设置合适的筹款金额目标,并对金额后期的使用进行跟踪监管,求助者凭借医疗发票向他们提取善款,如果善款有结余,则将被用作其他慈善用途,确保募捐全过程公开透明。

  由专业慈善机构牵头开展网络募捐,区慈善总会的做法无疑为提高网络募捐公信力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模板。

  记者手记

  让每一份爱心都有善意的归属

  网络募捐作为近年来公益领域出现的一种新业态,其传播速度快、筹款能力强等先天优势与传统募捐形成了相互补充,有力促进了公益事业的发展,这也让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对此种方式予以鼓励和支持。

  在网络募捐发展一片“形势大好”的情形下,依然不乏发生求助信息作假、诈捐等现象。这与部分平台还存在审核机制不健全、资料真实性难保障等,以及求助者个人素质参差不齐,监管责任主体不清晰、监管体制不完善等都不无关系。故此,网络募捐急需严格规范管理。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严格规范管理互联网募捐,应从加快制度建设抓起。除了尽快明确互联网募捐监管主体责任,相关部门还是应该对网络募捐流程、信息公开等作出一系列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通过建立和实施红黑名单制度,对不诚信行为给予极大惩戒。作为网络募捐平台也不能将信息真实性责任完全推给求助者,应加强信息发布审核,营造互动性更强、透明度更高的流程。此外,对于借网络募捐平台发起的求助和捐赠,还应当构建独立于捐赠方、受赠方、募捐方的监管机制,利用第三方机构的力量对所发布求助信息的完整性、真实性、迫切性进行审核,推动募捐过程始终保持在阳光透明的状态下,在募捐结束后持续监控爱心捐赠资金的流向,合理利用好项目富余慈善资金,确保每一份爱心都有一个符合善意的归属。

标签:网络募捐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周燕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