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记者视线
奔跑在“两山”实践的希望田野上
一个海岛小山村的振兴之路
2018年05月21日 08:56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记者 郭辉 陈炳群 胡于川 文/摄
【摘要】时光荏苒,一晃就是三年。期间,这个海岛小山村先后荣获了国家级美丽宜居示范村、中国最美休闲乡村、全国文明村、全国生态文化村等多项荣誉,初步完成了从一个偏僻贫瘠的小山村向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华丽转身。

  2015年5月25日,这是一个所有定海人都永远难以忘记的日子。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走进干石览镇新建社区,村民们争着向总书记介绍他们如何利用当地自然优势发展乡村旅游等特色产业,如何让“钱袋子”鼓了起来,日子越过越好。听完大家的介绍,习近平指出,这里是一个天然大氧吧,是“美丽经济”,印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

  时光荏苒,一晃就是三年。期间,这个海岛小山村先后荣获了国家级美丽宜居示范村、中国最美休闲乡村、全国文明村、全国生态文化村等多项荣誉,初步完成了从一个偏僻贫瘠的小山村向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华丽转身。

  带头领路韧性十足

  站在南洞水库大坝往下看,新建社区坐落在三面环山的狭长山谷间。田少、地儿偏,经济底子又差,曾经的小山村是个名副其实的“空壳村”,有能耐的人把家搬到了镇上、城里,留守村子的大部分是老人。这样的村庄,放在当时整个定海,就是一个十足的贫穷村。目睹这十余年走过的路,村民们无不感慨:这里能有今天,就像做梦一样!这个梦想的引领者是这个社区的当家人———余金红。

  1999年,一场“海选”让孝老爱亲、有口皆碑的余金红当上了原永安村村委会主任。2004年,永安村和附近的黄沙村在撤村并村的基础上成立新建社区后,余金红当选为社区党支部书记。作为一名最基层的社区(村)干部,如何当好“领头雁”?说实话,部分村民当时并不看好余金红,冷言冷语也不少。“要想富先修路!”余金红敏锐地抓住了社区发展的最大“拦路虎”。上任之初,她就四处筹集资金,把村里1500余米长的主干道修成了水泥路。此后,她又抓住镇上一家服装企业扩大外包业务的机会,开始发展集体服装加工厂。起初,村民们对服装加工的前景不太看好,为提振大家的信心,她和村干部带头出资,当时就说好,风险干部带头担,利润留给群众赚。到厂办得红火了,见了利润,余金红说话算话,干部退出、村民接办。

  采访余金红,她很少讲豪言壮语,跟记者说的都是她在实际工作中的真切体会:“认准的事情,千方百计要干成。只要用真心,动真情,办实事,求实效,就能让大多数群众满意,才能体现一名共产党员的价值。”余金红的真心和韧劲,一次又一次打动着村民,大伙儿都亲切地唤她“阿红书记”。随后的日子里,发展柃木种植、建马蹄笋示范基地……只要能让村民有事干、有钱赚,余金红就想方设法筹措发展资金、向上争取支持、发动群众参与。这当中也有失败的项目,但村民们心底敞亮:“阿红书记”有闯劲有办法,真心为大家好,村子的未来就有指望。

  在余金红的奔波下,借着“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东风,这一昔日鸟不拉屎的小山村渐渐发生了变化:路灯亮起来了,绿化搞上去了,街角巷弄干净了。望着洁净的环境,余金红却眉头紧锁,有些村民很不理解他们的“阿红书记”为什么不开心。

  余金红作为当家人,考虑问题比较长远。她从上任之初就认识到:村民要致富,社区要壮大,最终得靠经济发展,造桥铺路最终也是为了达到上述目的。但是,一度红火的村办服装厂生意越来越难做,马蹄笋种植项目又失败了,苦风凄雨,路在何方?面对如此窘境,可以想象作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抱负的当家人肩上那份沉甸甸的压力。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人给余金红建议:可以建个大学生采风实习基地,让艺术院校的师生来社区写生、搞创作,群众可以在家门口的服务中获得报酬,还能在耳濡目染中学点文化。余金红算了笔账:全国艺术院校有60万大学生,社区如果通过营销能抓住这部分客源,让这些学生在村民家里住上十天半个月,按照吃住一天50元的标准,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余金红认为能增收,村民们却不买账。“这里深山冷岙,会有人来撒?”“房子改造好了,万一不赚钱,让阿拉咋办办?”……这声音不仅仅来自村民,也来自社区干部,大家都充满了疑惑和担忧。新建社区主任王缀芬回忆说,“当我看到大学生实践基地的规划图纸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充满艺术味道的民居、老街,各种齐全的配套设施,社区的未来会变成这样子吗?3000万元的项目建设资金,白手抲风从哪里来?”

  创业总是艰难的。余金红得知徽派建筑最受写生大学生欢迎,她和社区干部挨家挨户向村民解释,要他们配合把房屋改建成徽派建筑,便于将来开店或办农家乐。踩着村民的饭点,一户人家走五六趟是常事,最多的走了10余趟。好话讲了几箩筐,大家却将信将疑,收效不大。在反复思量、进退维谷之际,余金红想到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她设法联系到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说服学校派出300名艺术类大学生,在新建社区实习了一个星期。结果,人走了,村民们一结算,净赚2万元。一次简单的试验,比什么话都有效,大家的态度转变了,村民周彩堂第一个改建了自家的房屋,“锦庭芳”“三岔口”“常相会”“迎仙客”等首批4个农家乐开门营业……

  余金红继续奔波,筹措资金,寻找投资,争取各方面支持和参与;成立由国资、社区集体资金和民资构成的公司,把村民闲置的房屋租来加以修缮。就这样,南洞艺谷风格统一的风景线清晰浮现,壁画村、明清老街、火车广场、渔人码头等景点相继开发出来,一批批大学生来了,在空白的民居墙上,留下了一幅幅涂鸦,形成一个充满特色的壁画村。

  基地建设初战告捷,面对乡亲们的殷切目光,余金红太清楚自己作为共产党员的使命,正如她办公室墙上的那副字———“心中只要有梦想,天上一定有太阳”,自己还要领着乡亲们继续朝前走!

  产业兴旺富民口袋

  乡村要振兴,产业兴旺是坚实的支撑,这是记者几天来蹲点采访的一个最深刻感受。新建社区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终于找到了今天这条路子———走绿色发展之路。但是,这条康庄大道并不是一开始就找到。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从村办服装厂,到种植马蹄笋,再到壁画村,一次又一次的“艰苦跋涉”,一次又一次的奋斗创业,社区的产业发展路径逐渐在余金红头脑中变得清晰,也变得更加坚定:只有立足自身良好的生态资源禀赋,发展绿色产业,新建社区的经济发展才能行稳致远!

  习近平总书记的到访让新建社区声名远播,慕名而来的游客成倍翻升,更坚定了社区全体上下的想法。但是,问题也随之爆发。南洞艺谷景区的接待能力捉襟见肘,停车场、公共卫生设施跟不上,小商小贩无序经营,旅游体验度下滑。为此,定海着手成立新建生态村建设管理委员会,抽调旅游、文体、住建、农林等部门力量,全面统筹南洞艺谷的各项建设工作,编制实施《新建社区美丽乡村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组建定海新建生态村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从机制上保障新建生态村建设推进。

  “我们按照自然、淳朴、时尚、舒适的要求,来建设美丽乡村、发展美丽经济。”新建生态村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志良说,从2015年下半年起,围绕吃、住、行、游、购、娱等旅游各要素,他们对南洞艺谷景区开展了基础设施完善提升、环境综合整治、文化惠民、服务优化等工程。在软硬件设施提档升级的同时,保护好原有的山水田园、村庄聚落和乡村肌理,保持乡土质朴感,提升景观体验感,让人们在这里望得见山水、记得住乡愁。因为,在南洞艺谷的美丽画卷里,乡村和田园永远是底色。

  就这样,景区游客服务中心建成并投入使用,生态停车场、道路引导系统、旅游标牌标识、生态垃圾桶、环保生态厕所等设施先后设立。来南洞艺谷解乡愁的人多了,村民的致富路也就宽了。年过七旬的周阿素是南洞农家乐“常相会”的主人,也是村里第一批接待大学生的农家乐经营户。随着南洞艺谷游客数量的增多,周阿素的侄子周国友一家入股了“常相会”,三人分工明确,周国友负责掌勺,周阿素在厨房里打下手,侄媳妇向桂珍接待客人。一家人还重新设计装修了客厅厨房,新添置了餐桌餐具,推行健康卫生状况“上墙”制度。凭着勤劳和真诚,周阿素家的客人越来越多。

  2016年,南洞艺谷朝品牌化迈步,引进了“海岛·心宿”,对南洞区域农家小院进行改造,成立农家乐专业合作社,推进农家乐统一门面、统一招牌、统一清洁服装,更好地提升服务品质。截至目前,景区已有农家乐40家,精品民宿70个床位,青年旅社400个床位。

  和民宿一样,精致起来的还有村民的文化生活。社区特聘了绘画辅导老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张高俊,在群岛美术馆内开办了多期渔民画培训班,培养了一批渔民画、剪纸、刻纸的民间艺人和草根艺术团队,让村民在农作闲暇时拿起画笔变成“文化人”。在艺术熏陶下,不少人摒弃了以往业余生活爱打麻将的习惯,精神生活得到了充实。一些渔民画还高价卖到了外地,成了意外中的惊喜。

  如今的新建社区,火车广场、渔人码头、明清老街合为一体;蜿蜒的村道上,农家弄堂古朴幽深,青砖黛瓦、朱门铜环;民俗壁画村里,庭院错落涂鸦上墙,游客信步,学生写生……据统计,新建社区全年游客量已从2011年的5万人次上升到2017年的35万余人次;村民人均收入从2011年不到1万元升至2017年的3.4万元。

  乡村振兴迎向明天

  晚上,时针指向7时,沿着民宿的石板路往村口走,静悄悄的村道上不见人影,唯有一条家犬一直跟在身后。沿途除了路灯的光亮,视野可及之处一片漆黑。经过装修改造、多家商户入驻的“功勋号”绿皮火车也安静地趴在火车广场上,完全没了白天热闹的氛围。将火车从嘉峪关运至南洞的初衷是将其打造成休闲娱乐场所,丰富游客的“夜生活”,又不扰人清梦,可如今一入夜却显得格外冷清。

  问题不止于此,记者在早餐时发现餐厅里仅寥寥数人。算上记者,前一天晚上入驻“海岛·心宿”民宿的总共只有两批6位客人,入住率不足20%。“夜里太过安静,我们曾尝试在火车广场搞联谊活动,但因为广场那没有氛围,客人不愿意参加。”“海岛·心宿”项目负责人贺雪燕说,“心宿”品牌定位的是面向高端客户群体,品牌配置海岛院落10余栋40余个房间,但入住率始终不是很理想。通过先期示范引领,再发动村民开发自家屋院改造经营民宿,并纳入整个管理体系和营销网络,进行整体设计、包装推介、服务培训、兜揽客源等设想也无法成型。

  “还是缺乏人才,特别是拥有丰富经验的营销人才。”余金红不无担心地说,全国艺术院校实习采风基地是南洞艺谷发展旅游产业的起点,但这些年一直在吃27所艺术院校的“老本”,已经多年没再去拓展市场了。发展旅游产业不能一味的依赖政府投入,还得靠自己发挥“造血”功能,持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眼下,余金红把目光瞄向了本地市场,想通过户外拓展和儿童乐园项目,利用青年、亲子活动拉伸体验时间,带动群众创业增收。

  未来的新建社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在观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上,听习近平总书记说“乡村振兴战略”,余金红的心头温热。“这给了我们乡村发展指明了方向,是一个长久不竭的动力。”

  随着《新建社区美丽乡村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进入尾声,新建社区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新建社区发展绿色产业所需的硬件设施基本完善了,在未来,市场必将在新建社区发展中担当主角。人的理念,管理体制,发展思路,资金来源,市场营销等等,这些对于“阿红书记”以及所有的村民来说,都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挑战。

  “美丽中国,要靠美丽乡村打基础。”习近平总书记的叮嘱言犹在耳。新建社区要继续走在前列,必须要迈过这道转型升级的坎,而且这确确实实是一个“生死关”。“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为此,采访中记者就该问题不厌其烦地问采访对象,看得出,无论是社区负责人,还是新建生态村建设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对此都有清醒的认识,从他们凝重的脸庞、紧锁的眉头,记者明显感受到了一种沉重。前些天,区旅游局副局长、新建生态村管委会副主任应海康来找余金红商量下一步的营销方向,“今后想重点对接党建研习基地、企业文化培育基地、学生研学游基地等等这些细分目标市场,想听听你有什么意见。”“越往后走,我们越得讲科学、谋长远。我们的特色是什么?绿色和乡愁,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得按照这条路走。”余金红坚定地说。

  更加美丽的海岛小山村,犹如“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希望就在前方,走向希望的天桥,余金红正带着她的村民,努力探索着……

标签: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周燕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