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记者视线
创新社会治理 激活基层细胞
2018年05月09日 08:57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记者 蒋琳 通讯员 王羽莹 文/摄
【摘要】近年来,我区不断加强综治义工(平安志愿者)等队伍建设,积极探索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共赢模式,加快培育与现代社会治理结构相适应的公益性、互动性社会组织,让其在参与社会事务、维护公共利益、化解矛盾纠纷中发挥重要作用。

西园社区义务巡逻队在社区民警带领下巡逻

  去年,定海捧得平安县(区)金鼎,这是对我区“平安定海”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我区社会治理工作的最大肯定。

  近年来,我区不断加强综治义工(平安志愿者)等队伍建设,积极探索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共赢模式,加快培育与现代社会治理结构相适应的公益性、互动性社会组织,让其在参与社会事务、维护公共利益、化解矛盾纠纷中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在社会利益更加多元、社会矛盾更加复杂、社会信息更加透明的眼下,我区社会治理却面临着群众参与意识不强、结构不均等问题,社会治理需要激活基层细胞。

  ◆意识不强结构不均

  社会治理深度发展遇困境

  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孙峥辉做了近20年的社区工作,曾三进“西园社区”担任社区民警,实施了具有西园特色的“四网一点”工程(即视频监控网、专职巡防网、门户防盗网、群防群治网和车辆集中停放点),不断完善开放式社区的预警信息网络建设,有关工作经验在全市得到推广。

  “想通过报名的方式,发动更多群众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但大多数人还是公共意识相对缺乏,没有强烈的参与意识,导致活动没有顺利开展下去。”说起这么多年社区工作的遗憾,孙峥辉总会提起自己在西园当社区民警时实施过的“我为大家守一夜、别人为我守一年”群防群治活动,当时由于报名人数不足,活动并没有开展下去。此外,他也提及现在多数社区义务巡逻队成员多为老年人,缺乏专业训练,存在“业余巡逻队伍对付专业小偷”的尴尬现象,一般只能起到安全提示、营造声势的作用,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现、制止能力不足,难以适应日趋复杂的治安形势。

  今年3月刚从城东街道东园社区调任成为檀香社区党委书记方敏也有着与孙峥辉同样的感慨:该社区志愿者队伍现在16人,基本都是60—70岁,扩大队伍同样遇到困难。社区各种娱乐性活动参与者比较多,而党委政府主抓的各项中心工作和重点实施项目,却很少有人关注并参与其中。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得数据显示:目前我区参与社会治理的群众中,离退休人员占70%以上;中青年仅占12%左右;妇女数量远胜于男性,在职人员参与者寥寥无几。

  近日,在昌国街道虎山社区的老娘舅工作室内,已年过七旬的老娘舅王锦棠正在为居民陈大姐调解一起家庭纠纷。他曾是虎山社区党委委员、第一党支部书记,退休后成了社区内的“老娘舅”,帮居民“问诊解难”。在他的工作室内,桌上放着许多法律书籍,墙上挂着的各类感谢锦旗也是数不胜数。“我都70多岁了,还没有徒弟接我的班,真是遗憾。”王锦棠坦言,自己在这个义务岗位上呆了17年,这些年来,他的法律知识基本靠自学,调解经验也靠摸索,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方式方法。如今,他想把这份“秘籍”传授给别人,却没有人愿意接。“这些年也碰到过好‘苗子’,但这类活基本是义务的,哪有年轻人肯做。”

  “群众不愿意参与,除了自身意识不够,还有就是氛围和后期保障机制也不够。”一位社区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社区辖区内的一个小区义务巡逻队员在巡逻时,不慎将脚扭伤,后续医药费就成了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情。家人的埋怨,加上巡逻队员受到伤害时没有保障,社区层面也不可能完全包揽,导致很多人对参与社会治理的一系列活动保持观望态度。对于社区“老娘舅”,虽然《定海区人民调解工作“以奖代补”实施办法》已经出台,但奖励金额仍然较低。此外,在舆论氛围上引导不够,多数居民都觉得社会治理纯粹是政府的事。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如今在深圳、苏州等城市,社会组织已经成为社会治理的主要力量,但在我区已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中,大部分为官方或者半官方组织,真正意义上的纯民间组织不到23%,且这种状况多年未变。而影响社会组织参与我区社会治理的因素主要有社会组织规模小,作用发挥不够明显;社会组织自身发展不足,社会治理参与面不广;自发成立的社会组织较少,个人依赖性较大;缺少人才等。

香园社区三点半课堂义工为辖区学生辅导功课

  ◆搭建平台挖掘骨干

  激活社会治理“末梢神经”

  去年,昌国街道香园社区捧回了两个全国大奖:“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和“全国最美志愿服务社区”称号。

  “取得这个成绩,各小区的业委会功不可没,这个自治组织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架起了居民与社区之间沟通的桥梁。”近几年,香园社区在没有物业公司的状况下,实行“准物业化管理”,物业费的收取率达98%以上。“准物业化管理”实行社区管理与业主自治相融合的方式,由群众“公选”成立业主委员会,业主委员会通过合同形式委托社区管理,业主委员会协助社区决定和处理小区公共事务,并采取“社工+党小组长+网格信息员+专业志愿者+社会各方力量”的方式,及时收集上报各类信息,达到了“1+1>2”的效果。

  与此同时,社区积极倡导零散流动但有共同特长和爱好的居民有序形成组织,对运行良好的培育扶持成社区社会组织并鼓励登记备案。通过发现、动员、培养辖区内有一定组织领导能力的骨干,实现社区社会组织从“社区主导”逐步过渡到自营自建、规范管理。目前已成功培育社区社会组织2个,培养社会组织骨干4名、成员20名。这些社会组织根据以不同服务对象的问题和需求为导向开发了社区戒毒康复、社区矫正、军民融合等21个项目,保证了社区和谐稳定、百姓安居乐业。截至目前,社区未发生抢劫、群体性吸毒、聚众赌博等可防性案件。

  “社区发展步入新阶段,社会建设服务与治理创新面临新挑战,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建设强有力的群众骨干队伍。”昌国街道相关负责人认为,骨干群众在社区创新治理的过程中可以发挥其独有的作用,因为这些“骨干”在居民心中有威望,做事说话有技巧有说服力,他们能发动群众形成社会组织,并根据群众需要开发产品,再满足群众需求,进而形成良性循环,最终提高群众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

  香园社区居民积极参与社会治理,他们成为了本土的“朝阳群众”。北京朝阳群众,来自北京朝阳区的居民,曾参与破获多起明星吸毒等大案、要案,被网友称为“朝阳群众”。网上曾有人称,在小区门口下棋的大爷、在广场上跳舞的大妈、带着袖章的交通引导员等都注意着你的一举一动,这就是“朝阳群众”的主要力量。相关业内人士认为:“创新社会治理正迎来‘新时代’,创新社会治理一定要联手社会力量,通过出台相应奖励措施,加大对骨干人物的宣传,让他们组成宣讲团向群众宣讲自己参与社会治理的方法、心得、案例等,进而激发群众的参与活力,让群众树立起、保持住参与社会治理的信心和热情。此外,更需要成立一个工作委员会,统筹组织综治、民政、工青妇、工商联等相关部门参与社会治理工作,根据实际对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工作进行部署。”

  “激发群众积极性,先得保障他们最起码的利益和安全。”孙峥辉认为,政府应制定落实保护群众反映突出问题、提供犯罪线索、举报违法事实的实施办法,对提供重大线索、帮助破获重大案件或者有效制止违法犯罪活动、协助抓获犯罪分子的群众,给予重奖,从严从速查处各类消极怠慢、打击报复行为。加强社会团体、志愿服务队伍的社会保障和人身安全保护,采取政府补贴、本人自筹、社会众筹等办法,跟进人身意外险、重大疾病保险等参与群众的社会保险和随身保护设备购买工作。

  还有业内人士称可以综合运用手机“平安通”、平安浙江APP、微信公众号、网格短信等平台,尽可能增加信息传递的渠道,加快传递速度,以便知情群众快速参与各类数据变更并录入平台。同时,适时推出群众参与公共服务项目,通过打包群众需求,分流形成具体项目,发动社会组织、加盟企业、义工志愿者认领项目等形式,推进问题解决,进一步增强群众参与的广度和深度。

  “推进社会治理创新,需要打破政府唱‘独角戏’的格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设立项目资金、补贴活动经费等措施,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扶持力度。”相关人士说,我区社会组织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政府应该建立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社会组织促进会、社会组织基金会等孵化平台,探索社会组织直接登记、零注册等多种管理方式,并着力解决社会组织设备设施、办公用房及专职工作人员社会保障等突出问题,出台公益创投项目激励政策,全方位培育扶持社会组织,让社会组织成为社会治理的“后备骨干”。

  让本土“朝阳群众”为社会治理助力

  无论是引起社会舆论关注的明星涉毒案件,还是小到路边猜瓜子诈骗的治安警情,近年来,因被北京朝阳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打击惩治的案件不胜枚举,甚至有网友戏称“朝阳群众”成为继中情局、克格勃等世界王牌情报组织之后的又一“王牌”。

  眼下,社会治理形势复杂、任务繁重,仅仅依靠职能部门、专业力量远远不够,迫切需要群众支持和参与,“朝阳群众”现象给社会治理带来的好处已经显而易见。政府的每一项重点工作,无论是治安稳定、文明城市创建,还是环境治理等等,都离不开广大群众的理解与支持,只有具备了群众支持的土壤,社会化治理才能事半功倍。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创新社会治理,核心是要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重大转变,必须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推动多元主体共同参与,才能真正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

  的确,在复杂的社会治安环境中,不管在哪里,社会治理都需要更多的“朝阳群众”。那么如何让定海多些“朝阳群众”,政府必须树立群众观念,始终不渝地相信群众、发动群众,运用多种形式宣传教育群众,提高群众参与意识,让群众自觉关心、支持和参与社会治理中来。其次,要健全党委、政府领导下的部门负责、齐抓共管、公众参与、专群结合的社会治理体系,加大对社会治理工作的财力、物力投入,充分发挥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发展壮大平安志愿者、社区工作者、群防群治等队伍的专业化、职业化、社会化力量。再者,对参与社会治理的“朝阳群众”要完善各类奖励补贴等,切实保障他们的基本利益。

  香园社区发动群众力量参与社会治理已经在我区树立了很好的样本,相信只要积极发挥群众的重要作用,从政府的“我治理”转变为全民共治的“我们治理”,一定能打造社会治理的定海样板。

  ◆社会协同公众参与

  社会治理格局成效初显

  去年一个夏夜,环南街道西园社区一名信息员给社区民警翁昌瑞打来电话,称西园新村一户主近来神情恍惚,当夜家里有发生严重的争吵和打斗。得知情况后,社区民警立即出发,及时阻止一起因感情纠纷引发的家庭暴力事件。随后社区调解员又多次上门为该户主进行矛盾调解,圆满化解了一场家庭矛盾。

  西园社区是全市最大的开放式城市社区,道路四通八达,出租房多,实有人口12000余人,治安情况复杂。几年前,我区在西园社区推行开放式小区“安居工程”试点,创新启用全市首个治安瞭望台,充分挖掘居民力量组建了义务巡逻、治安信息员和人民调解员队伍。目前,西园社区成功打造了开放式小区无形封闭防控系统,可防性盗窃案发案数同比下降25%。去年,定海警方从群众中获取线索20余条,为破案提供重要信息来源。“社区成立的各支队伍已经成为警方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西园社区民警翁昌瑞说。

  群众参与到基层治理,西园社区并不是个例。

  “小伙子,你住在哪儿,我们怎么没见过你呢?”“大姐,您要发现社区里有矛盾纠纷及时告诉我们啊!”……在双桥街道辖区内活跃着一支支“守望巡逻服务队”,他们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注视着辖区存在的安全隐患,随时询问盘查,居民们提起他们都赞不绝口。“守望巡逻服务队”是对定海公安“雪亮工程”的一个有效补充,共由社区巡逻队、党员巡逻队、网格巡逻队、派出所巡逻队以及企业联合巡逻队等10支队伍组成,覆盖双桥所有区域,以达到“护农保收”的目的。

  截至去年年底,我区共有巾帼义务巡逻、政策宣传先锋、邻里守望等网络服务管理团队118支;小区楼道长、店长等综治义工6169名;等级社会组织236家,社团备案的434家;注册志愿者1.6万余人,常态化志愿服务项目20余项。

  “这些群体在社会治理中发挥了多方面作用,他们是政府决策的‘参谋员’、维稳安保‘护卫员’、国家政策‘宣传员’、人民群众‘服务员’,也是人民民主‘促进员’。”区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我区既有“洗桥阿婆”、“亮亮师傅”、“爱心奶奶”等志愿服务骨干,又有“每月五日做义工”、“三点半课堂”、“益”满定海等品牌志愿服务项目,2015-2017年累计开展志愿服务活动800余次,参与志愿者1万余人次,服务群众10万余人次。与此同时,按照村级重大事项民主决策“五步法”,不少群众在涉及社区(村)集体的经费使用、工程发包、资产租赁等重大事项民主决策上,依托网格民情分析会等载体,积极参与民主提案、民主议案、民主表决、组织实施和民主监督。

标签: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周燕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