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海潮文史
酒酿圆子羹
2018年02月26日 09:10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应红枫

  每逢春节,我总喜欢在餐桌上为家人做一份甜品:酒酿圆子羹。如果再撒上一些香甜的桂花,更别提多美了。做酒酿圆子,我是无师自通的,可能因为从小在母亲身边,耳濡目染的结果。

  以前住在老家乡村的时候,每年秋季,母亲总会采割一些辣蓼草,榨汁拌面粉做成酵母白药备用。每每快到春节前,母亲就会蒸一甑糯米饭,拌上白药粉放在灶台上,隔几天就酿出了一窝甜酒酿。母亲总是把那一甑酒酿,高高地放在灶台上靠近烟囱的地方,母亲说那里暖和,放在那里才能够酿出更多的甜酒酿。每逢母亲打开盖子,刹那间飘散出来的,是那股让人记忆犹新的腊月醇厚香甜的味道。

  除夕和春节,我们都可以吃到母亲端上来的酒酿圆子羹,哪怕有客人来家里,那也是一道不可或缺的保留甜品。那时普通家庭的生活不如现今那么富足,但是再简陋的农家,也会有一壶温热的自酿米酒,那些辛苦一年的汉子们,围在破旧的八仙桌前猜拳喝酒,吆喝声几乎会淹没整个村子,而他们似乎在吆喝声里洗去了一年劳作的辛苦,能够精神抖擞地迎接下一个春天的到来。母亲的酒酿圆子羹,在他们喝酒尽兴的时候压轴出场,自然引来一片赞赏声,母亲用围兜擦着手,满意地笑着,招呼客人多吃点,多吃点。

  而现今我把精心烹制的酒酿圆子羹端上桌的时候,儿子可不怎么领情,稍微尝了几调羹就放下了,这已经算是给我这个老爸面子了。看孩子不吃,妻子说了一句:酒酿圆子也不吃,现在小孩真是太有得吃了!是啊,我从我的父辈嘴里也有听到对我说过这句“现在小孩太有得吃了”的话,一模一样的这句话,现在轮到我对我的孩子说了。但是话说回来,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自己更有得吃、生活得更好一点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从商场买来的甜酒酿,跟当年我母亲自己酿制的相比较,确实显得淡而无味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糯米要几角钱一斤,一个普通工人每月工资也就一二百元而已。母亲为了省钱,每逢过年做完年糕,总会留出几碗糯米,用山溪水把糯米泡胀煮熟自己做酒酿,这样酿成的酒酿味道醇厚甘甜,干净爽口,而且可以吃很长时间。现在商场里不但有现成的酒酿买,各种食品更是玲琅满目,只有想不到,没有买不到,但是那样现成购买的食品,总感觉没有当年母亲亲手做出来的那样有温馨的味道。

  母亲已经非常衰老了,苍老的面容,皱褶的双手,满头的白发还不时地脱落。她的胃不好,已经吃不下糯米做的酒酿圆子了,只吃些容易消化的蔬菜,但是母亲看着我们围在桌子旁开心地吃着酒酿圆子羹,她却显得比谁都高兴。我年迈的母亲,愿您健

  健康康过好每一天,我还希

  望能够再吃到您亲手

  做的酒酿圆子羹。

标签: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周燕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