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新办[2008]36号 新闻热线:2269999
您当前的位置 : 定海新闻网 > 今日定海 > 记者视线
“德勤”的重生之路
2017年11月01日 09:16来源: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作者:记者 蒋琳 陈炳群 实习生 王倩 通讯员 周洁
【摘要】我市曾经最大民营海运企业,“德勤”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资不抵债濒临破产的一天。

  作为拥有50万载重吨运力,我市曾经最大的民营海运企业,“德勤”万万没有想到会有严重资不抵债、濒临破产的一天。当企业陷入困境时,地方政府及时伸出援手,顺应市场发展规律,采取“资产出售式”司法模式助力企业实现重生。

  10月13日上午,朱旭舟像往常一样走进位于盐仓海运大厦的公司。大门前,她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番门前崭新的金色名牌,随即,脸上溢出满意的笑容,迈着轻快的脚步跨进公司大门。申请三年多的司法重组,如今公司开始重新运作,曾经濒临破产的“德勤”脱胎换骨,重现勃勃生机。作为“德勤”系办公室负责人,朱旭舟亲历了“德勤”的兴衰史,恍若重生———

  陷入困境从行业龙头到濒临破产

  德勤集团有限公司,其前身是建于2003年5月的德勤船务发展有限公司,作为舟山当时最大的航运企业和物流龙头企业,以经营国内沿海干散货运输、第三方物流、船员管理、船舶修造、船舶代理为主,在上海、杭州、天津等多地也设立了分支机构。

在巅峰时刻,“德勤”拥有员工600余名,其中船员就有460人。根据2012年《中国航运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德勤”的运力规模在国内沿海运输企业中排名第五,其商标被认定为浙江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

现任集团安全管理体系办公室主任的陈志平2007年底进入“德勤”,当时是一名船长,其所负责的船舶主要航行于长江沿线,负责运输武钢、宁钢的矿砂、煤炭。繁忙的航程令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航线上,最忙时要六七个月才能回一趟家,忙碌的工作也为他带来了丰厚的报酬。2008年,陈志平的月薪就达到了三万元,一时间成为身边所有人的羡慕对象。

  企业文化的繁荣也折射出“德勤”的辉煌。 

  除了处理日常性工作外,那时朱旭舟还负责制作企业报,常常忙得不可开交,特别是每年5月的企业文化月,是她一年中最忙碌的月份,趣味运动会、知识竞赛、各色纪念活动开展如火如荼。2012年,“德勤”还被中国交通企业管理协会授予“全国交通运输企业文化建设优秀单位”荣誉称号。

然而,2013年5月,也就是“德勤”成立十周年之际,其企业文化月的活动开始大幅缩水。

  2013年12月,朱旭舟说那年的冬天异常“寒冷”。因无力支付物业费,办公室的空调被停止供暖,朱旭舟与其他同事唯有抱着热水袋取暖。但这还不是最苦的时候,当讨要债务的人三天两头出现在办公室时,各种不友善的言语向朱旭舟袭来,她只能将委屈的泪水往肚里咽。

  “曾经的辉煌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走到这般凄冷的地步?”

  打开“德勤”官网,上面依然写着这样一段文字———“由于在选择时机节点的把握上存在问题,加上行业持续低迷,导致集团进入资本市场失利。在航运业严重持续低迷,以及银行利息成本巨高的双重冲击下,集团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相关业内人士称,2011年2月“德勤”第一次冲击IPO(首次公开募股),因公司诸多问题被否决。在全球经济疲软,航运市场陷入低迷,中国的远洋、沿海和长江的干散货运输业务均受到很大波及的大环境下,“德勤”依然选择在2013年第二次叩响通向资本市场的大门,结果还是倒在中国证监会审核门外。这两次错误时机下的IPO失败,最终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开对方子创新“资产出售式”司法重整模式

  2014年6月,定海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德勤”的重整申请。

  此时的“德勤”面临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一是破产清算,二是破产重整。两种命运会出现两种结果,一种结果是企业解体、资产拍卖、职工失业、债权人利益缩水,而另一种结果或许可以让企业绝处逢生。

  “这么大的企业破产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可想而知,宣布一家企业破产固然容易,要解决的问题却不简单。”“企业破产不仅涉及债权债务人和职工权益,还关系到地方产业结构和发展方向。若任其自生自灭,是对企业和社会的不负责任。”“‘德勤’虽然资不抵债,但仍有发展潜力,司法应主动担当,从维护社会稳定和权利人利益出发,通过市场化手段调节资源配置,化解公司的债务危机与经营危机。”……在地方政府决策者和司法工作者看来,企业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法人实体和市场主体,但其兴衰存亡关乎众多,“德勤”并非无药可救。

  经过数次调研,多方协调,区政府决定打破常规、大胆尝试,提出“资产出售式”司法重整模式,并作为一个重要主体有效参与企业重整。

  “由于‘德勤’的船舶、房产等资产均已设定抵押,且抵押权人损失严重,若按破产清算程序进行,债权人将面临零清偿风险。以‘资产出售式’司法重整模式,以新公司整体承接形式可以最大程度保障公司现有航运核心资产平稳延续,提高重整方案的认可度和通过率。”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平央从司法角度解释了什么是“资产出售式”重整。所谓“资产出售式”重整,是将债务人具有活力的营业事业整体或部分转让,使其在新企业中得以存续。债务人用所出售的价款清偿债务后清算注销,从而为新企业划清了债权债务关系,便于业务的重新开展。

  对陈志平而言,他已经历了两次公司破产清算,最终的结果截然不同。2007年底进入“德勤”前,陈志平曾在舟山市某海运公司担任船长一职,因公司经营不善进入破产清算,他被迫辗转多处求职,最终通过船员招聘入职“德勤”。而此次区政府采取的“资产出售式”司法重整的方法,使“德勤”大部分员工得以留任,他也是其中一员。

  从曾经的船长,到如今的公司管理人员,早已适应岸上生活的陈志平坦言,如今的他已无法面对失业带来的压力。回忆起曾经辗转求职的经历再想想“德勤”这几年的境况,陈志平至今仍有些后怕:那时自己才30多岁,还有大把的冲劲去重新谋求出路,十年过去了,如今上有老、下有小,真要下岗再就业,家庭、生活将陷入一个怎样的状况,无法想象。

  找准路子腾笼换鸟涅槃重生

  既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协调200多户各类债权人达成共识,还需要对已经进入“僵尸”状态的企业寻找新的投资人,对“德勤”而言是生死选择,对债权人而言是利益攸关,对政府而言却是从未经历过的能力考验。

  重整过程中,区政府提出“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首次采取“职业管理人+企业内部管理人”的管理模式进行了有益和有效的尝试。现年42岁的国浩律师(杭州)事务所律师梁作金通过公开竞聘成为了

  该重整案的职业管理人。

  “情况远比想象中更加复杂!”作为从事了十年破产管理人业务的专业律师,梁作金直言“德勤”庞大而复杂的债务关系比他想象的更具有难度。“跨地域社会借款和民间借贷超过3亿,债务结构比较复杂。”“部分船只存在船舶留置权和船舶抵押权相冲突的资产瑕疵,对账目资产审查造成很大的难度。”“还有关键的一点是国际航运形势的持续向下,无疑是雪上加霜。”……

  为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区政府积极展开协商,召集法院、管理人、债权企业召开多方协调会,最终成功延期执行破产清算,为“德勤”留下了一线希望。

  2016年下半年起,随着航运业走出低谷、船舶价格也逐步回升,“德勤”重组也迎来曙光。根据评估结果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德勤”名下流动资产可变现价值约6000万元。今年4月,梁作金在区法院指导下抓住时机,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设立评标委员会对4家重整意向投资人投标文件进行评定。最终,上海易桥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4.535亿元最高报价成为“德勤”重整投资人。

  由于“德勤”规模较大,重整涉及债权人数众多、数额庞大,各群体之间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经过政府、法院多方协商,上海易桥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在整体承接19艘船舶的基础上,还额外提供了8000万元资金用于“德勤”重整费用、部分共益债务、职工债权、税收债权和普通债权的清偿支付,并实现对小额普通债权的适当倾斜保护。

  “今天收到出席会议延迟投票的债权人寄来的赞成票,至此德勤重整计划草案各分组都已表决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感谢债权人的积极参与、充分理解和鼎力支持。”今年7月12日,梁作金在微信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德勤”长达三年的重整工作画下圆满句号。

  民生银行代表作为债权人会议主席见证了重整的全过程,并给出这样一段评价———“德勤的重整模式,是一次秉承资本市场规律,集法律、金融为一体的成功实践,是困境企业实现反转策略的最佳选择!”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德勤”的总营业额突破亿元。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刚刚经历了3年破产重整,正处交接过渡的公司。眼下,包括陈志平、朱旭舟在内的300余名“德勤”老员工依然坚守在这块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涅槃重生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崭新的未来。

标签:资产责任编辑:闻峥静 初审编辑:林晓燕
分享按钮
相关阅读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