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定海新闻网 > 人文广场 > 古城历史

国民党从舟山撤军之前 蒋介石在定海干了些啥?

李世庭 定海新闻网-今日定海 2013年09月30日 09:15 打印
 
  

  图1:蒋介石舟山撤军手令

  图2:1950年4月,蒋介石在“舟山厅”召开军事会议

  1949年4月下旬,解放军突破国民党长江防线,接连解放南京、上海、杭州、宁波等地,十余万国民党军政人员溃退至舟山,在舟山停留一年后撤至台湾。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蒋介石曾4次到定海。这4次定海之行,反映了他由信心百倍的“保卫大舟山”到无可奈何地全线撤军,这180度大转折的过程。

  站稳脚跟妄图“反攻”

  蒋介石第一次到定海是在1949年5月间。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俩于5月7日早晨,乘江静轮从上海复兴岛出发,花整整两天时间,把舟山岛周边海域巡视了一周,先后到过穿山、梅山、岑港、东沙、南浦、大衢、金塘、沥港以及洛迦山、朱家尖、登步、桃花、虾峙、六横、大小仓山诸岛,尽管是走马看花,但经这一次海上巡行,蒋介石父子对舟山周围的环境地理形势有了了解。在大衢时,蒋氏父子还饶有兴趣地参观了岛斗岙的鱼市场,观看渔民海上的张网生产。

  与此同时,蒋介石命国防部工程署尽快修复定海、岱山两处机场,修筑军用公路和码头,以加强舟山防务。是年7月,蒋介石在定海设东南军政长官公署,任命他的爱将陈诚为公署长官,管辖苏、浙、闽、台、琼五省事务;9月,又在定海设舟山群岛防卫司令部(今定海区府所在地),任命石觉为司令官,统率舟山驻军。迁到定海干览的浙江省政府则全面负责地方治安。当时提出的口号是“保卫大舟山”,舟山乃蕞尔小岛、弹丸之地,怎么称得上“大”,这只能说明舟山在蒋介石心目中的重要,他要把舟山建成“反攻”大陆的“复兴”基地,而这一基地的政治、军事中心在定海。蒋经国把干览乡改名为“克难”乡,就是遵循蒋介石的心意,意思要克难求进,“反攻大陆”。

  蒋介石作出“保卫大舟山”的决断,寄希望于他残余的军事力量。当时,国民党在舟山有5个军,3个独立师,官兵12.5万人,战车280辆。因为当时解放军尚未建立像样的空军和海军,制空权和制海权掌握在国民党手里,这是蒋介石最靠硬的一张“王牌”。国民党军舰日夜在道头等重要港口巡弋,严密封锁海上交通。尤其是国民党空军,从定海、岱山两处机场起飞的飞机可以无所顾忌地在空中横冲直撞,天天去轰炸上海、宁波、镇海等城镇。蒋介石不甘心失败,妄图以舟山为基地作最后一搏,其用心显而易见。

  怀念生母重温旧梦

  蒋介石在定海时,忙中偷闲,借此机会重温跟生母王采玉在一起时的旧梦。1949年5月的一天,蒋介石父子乘江静轮到普陀山,上岸后,蒋介石无暇观赏佛国景色,径直步行至三圣堂,追寻他30年前来普陀山的往事。令他失望的是三圣堂的房子、摆设已大为变样,跟他30年前陪母亲来普陀山朝山进香时的情景完全不同。问和尚才知道,原来民国23年(1934)时,一场大火把三圣堂烧得精光,眼前的三圣堂是灾后重建的。蒋介石找不见他和母亲住过的僧房,拜过的佛像,感到很失望,不由为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而感叹,跟和尚唏嘘一番后离开。

  第一次到定海的最后一天,蒋介石父子乘江静轮到金塘。在金塘大浦口码头上岸进普济寺后门,瞻仰果如和尚塑像,果如和尚曾是奉化雪窦寺的住持,蒋介石母亲拜果如和尚为师,蒋介石称果如和尚为师祖。当时果如和尚已圆寂,普济寺中留有他的塑像,蒋介石就是去瞻仰果如和尚塑像的。蒋介石在普济寺果如和尚塑像前顶礼膜拜,跟普济寺住持、果如和尚弟子性梵聊了一会儿当初陪母亲在雪窦寺拜果如和尚为师时的情景。这样待了半小时后离开。出寺门时,蒋介石嘱咐侍卫长俞济时捐了一些银圆给寺院。

  蒋介石到普陀山的三圣堂和到金塘普济寺,这两件事都跟他缅怀生母有关,蒋介石对母亲是很孝顺的。蒋介石的生母叫王采玉,是奉化乡西葛村人,出身很苦。她的前夫死得早,因为没有了男人以致衣食无着。为了生活,只好到村中金竹庵带发修行。相传有个看面相的人路过金竹庵,看到王采玉说,你的命不薄,可生贵子。一句话让王采玉动了俗念,在她堂兄说合下,嫁给了溪口玉泰盐铺老板蒋肇聪(肃庵),生下了蒋介石。这件事促使王采玉更加相信命运,吃素念经,一心向善,经常到离家20里的雪窦寺去拜菩萨,并拜方丈果如和尚为师。蒋介石常随母亲去雪窦寺,尊果如和尚为师祖,见了要大礼参拜。蒋介石在失败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还记挂着他的生母,这也体现了他人性的另一面。

  战事失利怒斥无能将领

  蒋介石第二次到定海在1949年8月,第三次到定海则在1949年10月。其实,当时的形势对国民党已极为不利,9月1日,大榭岛解放;9月18日,六横、虾峙解放;10月6日,金塘解放。蒋介石的“复兴”计划在一步步破灭,这使他非常恼火。所以,他这两次到定海,都怀着满肚子的焦虑和不安,心情很不好。

  1949年10月,他第三次到定海后,入住小余桥下陈家大屋(今“八一”幼儿园所在地)。第二天一早,他就去道头东岳宫看望从六横、金塘等地败退下来的伤病员。未进庙门,便听到庙中传出来的惨叫声。东岳宫院子很大,两旁有宽阔的廊檐,伤病员就躺在廊檐下呼爹叫娘。地上只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身上盖一条破军被。东岳宫在东岳山山腰上,地势比较高,海风吹进来,把伤病员们冻得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蒋介石见了这般情景,便朝随侍在他身边的浙江省政府主席周嵒和东岳宫临时医院院长发火:“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士兵的?”周嵒身为上将,蒋介石疾言厉色地训斥他,一点不给他面子;对那个医院院长,蒋介石的手杖直指到他的鼻子,几乎要把他的脑袋戳破。

  蒋介石怒气冲冲地说:“你们马上去办,给每个伤病员铺上垫被,补发一件棉大衣,用最好的药品、最好的医药器材给他们医治,立即执行,不得有误! ”那个医院院长吓得双腿弹琵琶,几乎站不住,只有喏喏连声的份。蒋介石从东岳宫出来又到别的医院去巡视。别的医院大概已得知风声,事先有了防备,没让蒋介石再发火。

  当天下午,蒋介石命石觉召集军、师长们到陈家大屋开会,他详细询问金塘失守经过,得知驻守金塘的是102师,师长朱式勤。他下了一道手谕:“守军师长朱式勤有亏职守,致金塘陷匪,交军法严办。 ”

  这个倒霉的朱师长得知蒋介石要严办他之后,有一番戏剧性的表演。据浙江省政府交际科科长李基光回忆,这天傍晚,朱式勤穿着一身簇新的戎装,胸前挂七枚勋章,神色庄重地来到陈家大屋,请求总裁晋见,接受军法制裁。李基光忙向蒋介石的侍卫长俞济时报告。俞济时劝朱式勤说:“总裁正在火头上,此时晋见反而不好,你还是回去准备好材料,到台北军法局待审吧。 ”朱式勤垂头丧气地走了,但他一个败军之将到哪里去弄去台湾的飞机票呢,结果还是由他妻子出面求李基光帮忙。李基光当时还是陆海空军联谊社(俗称“舟山厅”)的总干事,跟各方面都有联系,经他与空军联络,终于让朱式勤一家乘空军班机去了台湾。

  再说周嵒,挨了蒋介石一顿训,自知已失去领袖的信任,无颜再留在领导岗位上。他从东岳宫回来,当即写好一份辞呈递了上去。很快就获蒋介石批准。周嵒灰溜溜地去了台湾。蒋介石下令,浙江省政府主席由绥靖总司令石觉兼任。这样,石觉成了国民党在舟山的最高军政长官。而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已经名存实亡,陈诚也很少管长官公署的事,多数时间在台湾。到次年3月,长官公署撤销,陈诚改任“行政院”院长。

  蒋介石当时兴师动众的一番整肃,在军队中引起很大震动。李基光在回忆文章中说:“上自总司令,下自伙夫,个个警惕,人人严守岗位,士气大振,诚有严阵以待之势。 ”可惜为时已晚,蒋介石在舟山的失败已成定局。

  无可奈何下令撤军

  1950年4月27至28日,蒋介石第四次,也是他最后一次到定海,与他同来的还有美国驻华舰队司令、海军上将柯克。这次来定之前,蒋介石已经有了舟山撤军的意向,这是他跟柯克再三商议、权衡利弊的结果。尽管主意已定,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严格保密,在将领们面前也不透一点风声。

  蒋介石作出舟山撤军的决定,完全出于形势所迫。如上所说,蒋介石手中的“王牌”,是国民党军队掌控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可是到1950年,随着大陆全部解放,军队中人心惶惶,“长治号”和“海辽号”两条兵舰先后起义,投向解放区,如果继续在舟山防守,保不定又会有哪条军舰倒向解放区。再说空军,据可靠情报,苏联政府应中共所请,已于是年3月派遣以莫斯科防空军区参谋长巴基斯基为首的防空混合集团军到上海,国民党飞机在空中为所欲为的历史已告结束。苏联喷气式飞机无论航程、航速、装备以及飞行员的作战经验都远远超过国民党空军。蒋介石手中的两张“王牌”失效了。再则,云南已解放,海南岛也岌岌可危,与舟山构成犄角之势的条件已不存在。为保存实力,唯有放弃舟山,将军队撤往台湾。蒋介石这次来定海,实际上是向一度当作“复兴”基地的舟山告别的。4月27、28日两天,蒋介石乘飞机在定海、岱山两地兜了一圈,对舟山看上最后一眼。

  28日下午,蒋介石在陆海空军联谊社(“舟山厅”,今海军一招所在地)召集师级以上将领开会。李基光描述当时情景:“总统就座前,厅内肃静,由石司令官发口令,报告人数。总统面露笑容,连说请坐,请坐。 ”接着,蒋介石说了一番勉励的话,最后,他举起面前茶杯说:“我敬你们一杯酒!”实际上放在蒋介石面前的是一杯白开水,与会众将领面前放的也是白开水,因为蒋介石提倡“新生活运动”,不喝酒,不喝茶,只喝白开水。当时就以水代酒,象征性地接受总统敬酒。正当大家举杯之时,有个人反应特快,马上接口说:“谢谢总统!我们恭祝总统政躬康泰,胜利万岁! ”被他这一提醒,将领们立即一片声地高呼:“胜利万岁!总统万岁! ”蒋介石听了心里舒坦,当晚陪大家一起共进晚餐。

  蒋介石回到台湾即着手制定舟山撤军方案,5月10日,把石觉召到台湾面授机宜,具体部署撤军事宜。 11日,蒋介石下达“撤退舟山群岛全部驻军”的手令。因为保密,事先严密封锁消息,到开始行动,时间十分仓促。依照蒋介石的部署,12日晚间开始登舰,15日最迟16日登舰完毕。 5月19日,满载撤军官兵的舰船分别在台湾高雄、基隆码头靠岸。 5月16日,蒋介石在台湾电台宣告:“惟有集中兵力,确保台湾,方足反攻大陆,复兴国家。 ”蒋介石把“反攻大陆”的美梦,从舟山做到台湾去了。

【初审编辑】 邱镜儒 【责任编辑】胡捷

定海新闻网 | 定海区新闻中心 | 刊登广告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本网电话:0580-2053987 2039077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 E-mail:dinghainews@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