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定海 | 新闻纵览 | 定海概览 | 经济传真 | 人文广场 | 艺术世界 | 双拥风采 | 旅游休闲 | 农渔天地 | 综合资讯 | 定海论坛

这是一首充满凄楚悲情的老歌,它讲述的一对养父女真情演绎人性温暖的故事,不知感动过多少人。

在岑港镇桥头社区一间10多平方米的破旧平房里,这里已有8个多月没有寻常家庭的欢声笑语。从太阳升起到星空挂月,这里只有寂静,一片寂静。打破寂静的是老人痛苦的呻吟,还有他的女儿的忍声低泣。

他和她,是父女。严格地说,女儿是老人抱养的孩子。因为,老人身患绝症,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于是,一场海岛版的“酒干倘卖无”在这间10多平方米的小屋无声上演……

没有他哪有我

每天晨曦未现,平房里就亮起了灯。一个瘦小的身影开始忙碌起来,直至深夜……

40年前,失去儿子的任阿毛夫妇想领养一个孩子,通过亲戚朋友的帮忙,一个可爱的女婴加入了这个家庭。

任阿毛夫妇给女婴取名任亚娣。

任亚娣5岁那年,任阿毛夫妇离异了。任阿毛挑起了照顾任亚娣的重担。有耳疾且腿脚不是很灵活的任阿毛,难以找到长久的工作,总是到处打着零工。

从懂事起,任亚娣就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对此,她与养父的感情并没有一点生分,也没想过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在她心里只有一个父亲,就是任阿毛。农村家庭一般都有2个以上儿女,任亚娣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得到的是百分之百的父爱。为了任亚娣上学的学费,任阿毛到处拼命打工赚钱。打工收入虽然微薄,但任阿毛总不忘带一些饼干、糖果之类的零食给女儿解馋。在任阿毛出外打工期间,他托住在隔壁的大伯带看任亚娣……

就像歌里唱的,“ 没有你,哪有我?”在女儿任亚娣的心中,父亲恩重如山。

任亚娣要上初中了。学校位于岑港镇中心街区,离任亚娣的家有十几里的距离,徒步最少需要走40分钟。不忍心女儿每天要走这么远的路上学,任阿毛去定海城区打工,花了100多元给女儿买了一辆自行车。崭新的自行车推着怕碰坏,又不会骑。任阿毛扛着自行车徒步从定海走回了岑港。在半路,扛着自行车的任阿毛被民警误以为是偷车贼,最后拿出了发票等证据才洗清了嫌疑。新车进门,谁都不会骑,父女相看无言。任阿毛请求邻居帮忙,以自己代对方去打工赚钱,换来对方教女儿骑车,女儿就是这样学会骑自行车。

回忆起从小到大四十年,任亚娣说虽然生活清苦,但父亲和伯父对自己的爱是满满的。哪个孩子不爱玩,任亚娣说,小时候经常玩得晚回了家,即便父亲严厉的斥责,话语间更多的是关心。

辞工照料病瘫在床的父亲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任亚娣从小就很懂事,也比较自主好强。初中毕业后,任亚娣就开始出外打工。一两个月一次,任亚娣总会带着吃的和家用物品,回家看望父亲和伯父。与家人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

一场无情的灾难却突然悄悄降临到了这个贫寒的家庭。去年3月,任阿毛动了白内障手术,任亚娣请假在医院陪父亲,父亲很快康复出院了。刚刚安下心外出打工的任亚娣又接到了电话,说父亲病倒了让她赶紧回来一趟。心急如焚的任亚娣连忙赶回了家,将父亲送去了医院。

诊断犹如晴天霹雳:癌症晚期。

父亲又住进了医院,10多天下来,病情得到一定的控制,医生说要定期回医院复诊和吃药。“药都要1000多元一瓶,对我们来说真的很贵,但只要有利父亲的病情好转,再贵,也得买。”任亚娣说自己辛苦赚钱,也是为了让父亲生活得好点,父亲好一点,自己就安心一点。

老天专灭秋后草。今年4月,任阿毛再次病发,这一次癌细胞大面积扩散,下半身全部瘫痪。医生告知任亚娣,无药可医,只能回家休养。“你爸的病,说走可能就去了。”“养我四十年,此生难偿还。曾经我想出去闯荡,多赚点钱让父亲和伯父过上好日子;曾经我也想找个好人家,照顾自己和家人……眼下,能与父亲多相处一秒的时间也好。”几乎绝望的任亚娣希望让老父亲减轻痛苦,平静度过人生的最后日子。她毅然辞去了工作和去韩国打工的机会,搬进了父亲的小平房,专心照料。

“去国外打工的机会还是会有的,但是父亲只有一个。”任亚娣对于自己的决定坚定不移。

破旧的小平房里放着两张小床,一张用砖头和木板撑起的桌子,没有任何家具。单薄的被子,挡不住穿门而入的凛冽寒风。

每个月,任亚娣都要找车带父亲去医院换尿管,来回的路费就要好几百元。任亚娣靠着自己以前打工存下来的微薄积蓄和父亲每个月370元的低保,挨着熬着每一天。

渐渐地,任阿毛的双腿和臀部生了褥疮并溃烂,经常夜里因疼痛而无法入睡。深夜起床为父亲擦药、按摩腿部,成了任亚娣每天的“必修课”。

天刚微亮,小屋的灯就亮了。任亚娣为父亲涂抹消炎粉,按摩活动四肢,更换床单,准备早饭……一直到深夜,安顿好父亲安睡,任亚娣才会入睡。

夜里的小村很静,任亚娣总是睡得很浅,父亲一有什么动静,她总会惊醒。

“父亲经常晚上会不舒服,要坐起身活动下,我就要起来照顾他。有一次,父亲的尿管裂开了,我要帮他擦身,这一夜小屋的灯又一次亮了一夜。”

“亲生女儿都没这么好的。”附近的村民谈起任亚娣都是由衷地赞叹说,要是没有任亚娣这么细心的照看,估计任阿毛早就去了,这么善心的好姑娘将来一定会有好报的。任亚娣淡淡一笑说,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女儿,这是应该的。 村里对于任亚娣的孝行有着许多感动,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村里也是热心地能帮就帮。给予一点经济帮助、帮忙找车送医等,力所能及地帮助她。

爱能让生的希望延续,有多久……

“已经没有药可以医治了,动手术也没用。想吃什么、有什么心愿尽量满足他,之后能活多久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任亚娣哽咽着对医生说,“医生请你再想想办法,请你救救我的父亲。”医生无奈地说着,“真的没有办法了”。当时医生说的话,令任亚娣悲痛万分。

任亚娣始终不愿相信父亲就要不久于人世,央求着医生不管开什么药,即使是一点消炎药、感冒药也好,让父亲能吃药,存有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擦了药好像没有那么疼了。”任亚娣细心地擦着药,父亲含糊地告诉女儿。

任亚娣看着父亲能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很是欣慰。“现在他胃口很好,每餐要吃一碗饭,2盘菜也全吃光。一般都是2个蔬菜,偶尔买点肉。”医院出来时医生就说,要是护理得好,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一天又一天,一分孝心、一分耐心、一分细心,让任阿毛坚持了8个多月。8个月,对任亚娣父女来说是努力赚回来的,是如此珍贵。“与40年相比,8个月只能缩成9天。能让父亲多坚持一天,我都不会放弃。”现在,任亚娣去镇里买菜都是四五天去一回,或者让邻居带点回来。她宁可花费几小时走去再走回,就为省那6元的公交费。6元这么小的数字,任亚娣的钱包比父亲的身体“消瘦”得还快。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 《酒干倘卖无》的歌曲会一直流传下去。我们的任阿毛老人,他会……

/dhnews/system/2012/11/20/015749852.shtml#/dhnews/system/2012/11/19/015743691.shtml#/dhnews/system/2012/11/19/015743691.shtml#/dhnews/system/2012/11/19/015743691.shtml#/dhnews/system/2012/11/19/015743691.shtml 岛城市民爱心汇聚让希望延续#海岛版“酒干倘卖无”#海岛版“酒干倘卖无”#海岛版“酒干倘卖无”#海岛版“酒干倘卖无” http://img2.zjolcdn.com/pic/0/13/70/66/13706686_483451.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3/70/08/13700831_990562.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3/70/08/13700833_287587.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3/70/08/13700836_149550.jpg# http://img2.zjolcdn.com/pic/0/13/70/08/13700835_751205.jpg

视频报道

定海新闻网 | 定海区新闻中心 | 刊登广告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本网电话:0580-2053987 2039077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 E-mail:dinghainews@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