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我们一起走基层
今日定海 | 新闻纵览 | 定海概览 | 经济传真 | 人文广场 | 艺术世界 | 双拥风采 | 旅游休闲 | 农渔天地 | 综合资讯 | 定海论坛
 
  • 记者 周洁

  • 记者 郭辉

  • 记者 乐天涯

  • 记者 包涵丹

  • 记者 王江伟

  • 记者 丁浩

  • 记者 郭磊怡

  • 记者 胡于川

  • 记者 董周一

  • 记者 李静静

  • 记者 傅燕君

  • 记者 陈俊

  • 见习记者 梅倩倩

 

定海新闻网 | 定海区新闻中心 | 刊登广告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本网电话:0580-2053987 2039077

中共舟山市定海区委宣传部主管 舟山市定海区新闻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36号 浙ICP备08015480号 E-mail:dinghainews@163.com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高塔上的“蜘蛛侠”
记者 周洁

  终日乾乾意,安全永第一;飞架山之巅,暗渡海之峡;扶摇入云端,只手可着天;问君何所傲,且看双子塔。 ”这是舟山电力局线路工区高塔运检班13位电力工人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11月3日,我登上大猫山岛上370米世界最高输电塔,对坚守岗位的高塔运检班成员王鲁江进行了一次“高空采访”。

  谈起首次在370米高的220千伏晓昌4R19线49号塔上实施带电检修作业时的情景,王鲁江平静的讲述让我听得心惊肉跳。“当时穿着屏蔽服,捂得严严实实,身上腿上也被几道安全带绑紧。铁塔高、线路长、跨度大,塔上常年风力在8级左右,这个挑战对我来说是史无前例的……”

  乘电梯,登上200多米的输电塔平台,仿佛周边的云都来挠我。极度的恐慌,我紧紧地抓着扶手不敢“轻举妄动”。好一会,在王鲁江的再三鼓励下,我开始缓缓挪步。这天,海上的风不算大,可高处不胜寒,我打了几个寒战。抬头看输电塔的顶部,再上100多米,难以想象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虽然经过无数次的特训,但站在距离地面300多米的导线上,那一瞬间,人被恐惧感整个笼罩,你上来了现在应该有切身体会,根本不敢往下看,比走钢丝还来得惊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王鲁江和记者在高空对话中,说到了今年的7月1日。

  当天,电梯因雨水渗透出现故障,电力工人只好背负沉重的作业工具徒步爬杆而上,由50号耐张塔自由等电位进入强电场,通过992米长的四分裂导线到达高塔。历时2小时30分,完成了近2000米的导线检查,并对导线上的48个阻隔棒以及各段阻尼线、连接金具、螺栓等进行了紧固处理。

  高塔上的“蜘蛛侠”,你们了不起!

  这是我一生难忘的采访经历。从生下来就用电的我,通过这次采访才真正明白,“安全用电”四个字,凝聚着电力工人多少难以想象的艰辛,多少难以言说的奉献。惊心动魄的“高空采访”,其实也是一次对自己的“检修”作业,联想自己过去采访中遇挫只会抱怨,真应该好好学学13位输电高塔上的“蜘蛛侠”,克服困难、勇于攀登。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1_r.jpg
观鸟的天堂
记者 郭辉

  看幼鸟行走,观海鸥捕食,赏白鹭飞翔……

  坐在册子大桥风景区最高处的远程视频观鸟平台,6台54寸高清背投播放着海鸟的视屏,有一行白鹭上青天的大场景,也有幼鸟休憩时的特写镜头,一幅幅自然、生动、和谐的画面,比登岛实地看还要逼真、清晰。

  那种舒心的休闲惬意,让我自己都怀疑我这是在“走基层”吗?

  视屏中的画面来自西北5海里外的五峙山列岛,那是浙江省唯一的保护鸟类资源及栖息地的自然保护区,每年5至9月吸引近万只海鸟前来繁殖。该保护区共观察记录到水鸟48种,分属7目10科,其中包括世界濒危物种黑脸琵鹭、世界受威物种黄嘴白鹭以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和省级重点保护动物。深秋的寒冷,使得岛上的所有候鸟南迁过冬,现在播放的视屏是今年夏季时节录制的影像。

  册子大桥风景区利用五峙山鸟类自然资源,投资500万元建设远程视频观鸟平台,在五峙山列岛上安装视频监控系统基站,通过光感传输技术将鸟类繁殖、生长的影像传送回观鸟平台,再通过后期调试视频清晰度、提升画面质感,放到高清背投上播放。

  各种鸟儿飞回来的时候,游览景区的游客也会像“鸟”一样“飞”进平台,为便于游客休闲观光,平台内部设有休息座椅、茶吧等配套设施,很惬意哟!

  五峙山列岛经过20多年的保护,鸟类从原来300多只海鸥和十几只白鹭繁衍至现今的近万只,各种珍稀鸟类逐年增多。由于鸟岛不对外开放,很多市民及外地游客很难看到群鸟翔集的自然美景。科技,解决了鸟岛观赏和保护的“两难”,同时增加了景区的卖点。定海旅游进步,由一斑而可窥全豹。

摇滚精神,执着的魅力
记者 乐天涯

  我想,记者走基层不仅仅是直线向下,还应该踏访社会的下层角落。于是,记者节前,我寻访DK乐队。

  找到他们真不容易。 DK乐队正式组建于2010年2月4日,6个人除了2个是本地人之外,其他四人都来自于五湖四海。

  吉他手小谢说,乐队成立之初只有三个人,器材、排练房、人员什么都缺,咬牙熬过最难熬的日子,短短一年,乐队人员齐整,还有了自己的排练房。虽然平时大家都要忙工作,但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排练和演出上。能一步步走到现在,凭的是每个人心中都有的执着。

  乐队每个人都很喜爱已逝的Beyond主唱黄家驹,这些年轻人爱上摇滚很大程度都是受了他的影响,他歌中传达的对于生命和世界的理想依然激励着小伙子。小谢说,现在摇滚在国内没多少人听,许多乐队都死掉了。很多人一听到摇滚这个词,就会联想到噪音、喧闹、疯狂,甚至颓废、崩溃这些词汇,但是高昂的旋律和精美的歌词,恰恰象征了勇敢和智慧都是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正可谓“虽死之日犹生之年”。

  DK乐队是一支活跃在定海的业余摇滚乐队,他们坦言自己唱得不够好,还要面对乐队的生存问题。他们是一群心里很有劲儿的年轻人,虽然家驹已死,但是摇滚的精神不灭,正是这股精神支撑着他们勇敢地走在摇滚的路上。歌者的执着,感染并激励着不同的听众,记者真正领悟了执着的魅力。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3_r.jpg
一名女片警的苦与乐
记者 包涵丹

  清瘦的脸庞,高挑的身材,眼部下方有明显的黑眼圈……11月4日早上8时许,当记者在檀东社区见到社区民警王英时她显得有点疲惫。“前两个月,左脚跟处脚筋断了在家休养,这两天要把手头积压的活排个计划表出来。 ”王英告诉记者,她已经连续两天加夜班了,今天去落实防盗宣传牌的放置点。

  王英说着话起身带记者去檀枫新苑小区,那里没有电动车集中停放点,不少小区居民图方便就将电动车停放在楼道口。“这样影响小区美观,还会让不法分子盯上。 ”王英打算安放提醒居民的防盗宣传牌。“这幢楼前一定得放一块宣传牌,这是10块了吧。 ”王英正在和记者统计牌数时,突然接到居民求助电话,她立即赶去。“楼房正在修复,水泥、沙子不慎冲进水管,导致水管堵塞了。 ”居民抱怨自家卫生间俨然成了水房。见居民情绪激动,王英便做起了安抚工作。之后在细心查看相关设施后,社区工作人员决定更换水管,居民这才安了心。此时记者看时间已临近11时,而王英还要继续统计檀东社区的防盗宣传牌。

  记者体验社区民警的活,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王英却说虽苦犹乐。乐趣何在?王英告诉记者:替群众解决了一些困难、调解了一些纠纷心里舒坦。天天在社区转,每一天过得很充实、很快乐。

  在日常工作中,社区民警要视群众为亲人,必须学会换位思考,只有真心为人民群众办实事,才能真正走进群众的心中。作为记者,只有深入基层,嚼苦若饴,零距离体验普通居民、村民、职工最真实的生活,写出的稿件才会有感染力。

立冬时节摘西瓜
记者 王江伟

  11月2日,大雨。马岙农业示范基地。

  夏天躺在地里的西瓜我们见多了,但大棚“冬”西瓜,见过吗?在种植户孙舟恩的西瓜大棚内,记者看到了一只只“躲”在长藤肥叶下的“冬”西瓜,黄金瓜大小,甚是可爱。记者顺藤摸瓜,一根藤基本上只结1-2个瓜。“快来,尝尝我这个瓜。 ”进大棚没走几步,孙舟恩将一只西瓜掰开塞到我们手里,“我再去摘个黄瓤的给你们吃。 ”“光种子就花了我3000多,进了红瓤的京澜和黄瓤的早春红玉、拿比特这三个品种,一粒种子算下来合着要5角钱”。种了7年西瓜的孙舟恩说,偶然在网上看到这种西瓜的推广介绍,蛮适合这里种的,就跑到宁波去买了种子。“现在大多数是三口之家,大西瓜吃不光,这种瓜个头小,自己尝鲜还能作礼品瓜”。因为抓住了消费者心理和市场行情,这个瓜的市场反应不错。“别看它个小,但比夏天种的西瓜能“吃”水,种植要花功夫打理。 ”拿起刚摘的一个瓜,孙舟恩告诉记者,“从开花到采摘只需20多天。瓜重3斤左右,卖20元一只”。据了解,这种西瓜一年可以摘4茬,春季播种,到7-8月份可以摘3茬,冬季限于温度只能摘一茬,不过一直可以摘到12月份大雪时节。目前,这种“冬”西瓜亩产有2000斤,亩产值15000元左右。

  孙舟恩盘算好了,明年承包100亩地来换种,规模扩大后将注册商标。

   新鲜事,在基层。从对29岁的孙舟恩种植“冬”西瓜的采访中,记者感觉到农民的脑筋越来越活络,让居民一年四季实现想吃就吃的惊喜,正成为定海不少农户的生财之道。新闻就在记者的脚下!我们采写新闻也要向孙舟恩学习,要有逆向思维,不跟风。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5_r.jpg
大爱无言 坚守是德
记者 丁浩

  潮湿的空气难掩刺鼻的尿骚味。 11月2日下雨天,当记者走进位于北蝉乡新港社区钓门何雅云的家,一股浓重的尿骚味扑鼻而来,她那37岁的智障儿子又尿了裤子。何雅云刚刚收拾完毕,此时正在院子里清洗衣物。

  何雅云是我的联系户。

  对于陌生人到来,她的儿子看似全无反应,眼神呆滞,坐在凳子上使劲地吮吸右手大拇指,好比是一个未满3岁的孩子。何雅云今年58岁,身材瘦小,身高160cm左右。记者看到她左手腕关节贴着膏药便询问缘由。她告诉记者:“儿子不会说话,不能走路,为了尽可能不让他的腿部肌肉萎缩,我每天起来都把他从房里拖到大堂坐着,晚上再拖他上床。可自己年纪大了,实在抱不动,双手经常会不小心拉伤。 ”

  何雅云说,洗衣服的时候是一天当中最忙的时刻。她说:“儿子一天尿出好几回,几乎每天晚上都尿床,单是儿子一个人的衣服就有一大桶。丈夫身患残疾,母亲卧病在床,加起来每天有好几桶。 ”虽然辛苦,何雅云总是让儿子穿得干干净净。然而,这10多年,自己却再没买过一件新衣服。

  丈夫1997年因事故重伤瘫痪卧床9年。 14个春秋,何雅云对丈夫悉心照料,坚持每天帮助丈夫做康复训练。 5年前,她的丈夫奇迹般地重新站了起来。现在,丈夫的双腿虽然无力,但能够拄着拐杖慢慢行走,右手也恢复了力气,能坐在凳子上帮忙砍柴做饭了。

  大爱无言,坚守是德。 37年如一日,何雅云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母爱的伟大和爱情的真谛!

特殊的托班
记者 郭磊怡

  22个特殊的“孩子”,组成一个特殊的托班。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他们都是成年人,最大的有50岁,而他们的心理年龄只有五六岁。

  这个“托班”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阳光庇护中心”。

  成立一年多来,“孩子们”每天阳光般地生活着,早上由家人送来,在这里进行简单的劳动、康复训练,晚上由家人接回去。日子一久,“孩子们”起床就嚷嚷要上“学校”。

  在活动室,几个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正饶有兴致地围坐一起看碟片。“阿姨,阿姨,我要听《两只老虎》!”看到来了客人,活泼的小文向院长撒起了娇。“阿姨,阿姨,这里怎么绣? ”正在绣十字绣的小张也拉着院长问个不停。

  走近中心健身室,老远就听到有个女孩子在唱歌。“你听,小婷又在唱歌了。 ”鲍院长告诉我,小婷之前是个有轻度自闭的孩子,她有个上三年级的妹妹,由于妹妹聪明,父母对小女儿投入比较多点,小婷在家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来到这里,她和大家玩在一起,做一些简单的手工劳动拿到工资,已经开朗了许多。“小婷,能不能唱首歌给我听呀”记者问她。“嗯,那我唱段《新贵妃醉酒》吧”。只见小婷很专业地清了清嗓子,唱到高音处还作起了手势。唱完后,我和阿姨由衷地为小婷鼓掌,她的歌声让我感动,还有她脸上那份自信的笑容。

  在采访中,我也能体会到特殊托班的“孩子们”那份开心。弱智的人不弱势,这是因为有爱心照料、阳光庇护。政府办好实事,让那些痛苦的家庭驱散阴云,充满阳光。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7_r.jpg
长岗山上的阳光舞者
记者 胡于川

  记者登上长岗山公园的广场,音乐扑面而来.“我一生戎马刀上飘,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飞檐走壁能飞多高,我坐船练习水上漂”。伴着《大笑江湖》的歌,满场舞动,舞者以老人居多,脸上洋溢着笑容。

  长岗山阳光健身队从2003年至今已有8年的历史,现在有90多人,最大的70多岁,以60岁左右的居多,从国内流行的广场舞跳到国际的健身排舞,大家越跳越年轻、越跳越健康、越跳越苗条了。在海洋学院工作的四十多岁的黄丽群就是其中的积极分子。“我很喜欢运动,工作之余来跳舞,不但可健身还能结交朋友。 ”三年前开始跳舞,她在网上下载一些歌曲,经过编排回头教给大家,队员们笑着告诉记者,“她三天没来,明天一定要教阿拉新舞了”。广场舞让许多妈妈级、奶奶级的队员们找到了快乐、找回了青春,有些队员出差或旅游,都会带回特产美食与大家共享,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早饭都不用吃了,吃饱了”。黄丽群笑着说。

  如今,长岗山阳光健身队不仅组织健身活动,还经常举行文艺表演,她们的演出充满激情与活力,受到群众的喜爱。舞动的身影已经成了定海一道不可或缺的美丽风景。

  看着阿姨们潇洒的舞姿,突然觉得她们每天跳舞不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恐怕团队中相处融洽的感情,才是日复一日让她们得以坚持的真正原因吧。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8_r.jpg
果农酸甜的收获季
记者 董周一

  11月,柚子收获季。

  苏开阳家的柚子果园离东皋岭隧道东出口不远,紧挨国道线,来往车辆穿梭,清晰可见。“这果园的位置真好,都不用打广告了。 ”柚子树下,记者和苏开阳拉家常。“大桥一通,进出隧道的汽车更多了,来旅游的外地人时常会在这里停车,为啥?找上门来买柚子呀!今年不知道多不多。 ”苏开阳站起身,指着马路对面的山坡对记者说,“除了这一块,对面那座山坡和村后的山坡,都有阿拉种的柚子树,加起来大概有30多亩。 ”“十多年前,村里老书记给每人分了一株果苗,阿拉一家领到4株,种到后山上。 ”苏开阳口中的老书记,是皋泄村原党支部书记朱缀绒。他说,要不是这一心为民的老书记发动村民种香柚,也不晓得现在自己会在田头忙什么。“皋泄香柚名气大,关键是味道好,又酸又甜又鲜,连剥下的皮都有一股扑鼻香气,不舍得扔掉。 ”介绍起皋泄香柚,苏开阳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说,刚开始种,因为缺乏技术柚子大小不一,销路也成问题。后来,村干部请来农林局专家现场进行技术指导,又成立了香柚产销合作社,种植面积才逐年扩大。“今天就开始摘了,刚运走一车。今年产量比去年高多了,可东西一多了价钱就贱,只有趁早卖。 ”

  苏开阳告诉记者,上个星期开始,他就在对面山坡果林中搭了棚,晚上就和老伴睡在棚里,守护一年一收的柚子。

  秋愁不属于农民。收获,总是让人兴奋的!一年四季,最是辛苦种田人,他们期待着秋天的回报。然而,记者在田间地头听到、看到、感受到,在经常翻脸不认人的市场面前,农民在丰收的喜悦之后,经常会有卖不了、没卖好的愁苦与心疼。帮助农民“吆喝”产品,教会农民认识市场,记者有责任。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9_r.jpg
阿婆,和我说小小图书馆
记者 李静静

  一路找来,走到金塘新道东路308号,看到了醒目的蓝色标识,上面写着“品读·金塘岛公益图书馆”。“你来借书? ”我刚走近屋前,屋里就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阿婆。一问,老人叫应菊英,今年80岁。

  我站在门口,看见十几平方米的屋里,三面靠墙的木质书架上整齐摆满了书,屋子中间是一张大圆桌。图书馆还真有模有样。

  在农村,几万元钱可用来添置农机、改善住房、吃好穿好,而金塘河平社区的李达国一家为什么偏偏花几万元钱办一家公益图书馆免费供人借阅?李达国一家此举,让我钦佩也令我疑惑。

  我心急地问阿婆,为什么办?有没有人借书?老人招呼我坐下,“图书馆是我儿子跟孙子办的,现在他们人都不在金塘,我每天开开门、打扫打扫卫生,看管着。 ”阿婆不识字,自嘲是“瞎子”管“亮眼”,有人来借书,让他们自己登记。现在除了社区村民,就连附近工地的工人都常来借书,记者看到借阅登记本已密密麻麻写满了十几页。“阿婆,你不识字怎么整理这么多书? ”“就按书的大小排嘛,大的放一起,小的放一起,看上去就整齐了。 ”说着,阿婆从抽屉拿出个包裹,“这是孙子出国前订的杂志,刚刚到的。 ”

  说起现在留学美国的孙子,老人一脸自豪,“不读书,农村人怎么可能出国,读书好啊。 ”公益图书馆的大部分书籍是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毕业生捐助的,2009年图书馆开馆以来已经有了上千册藏书,包括农业技术、医疗健康、文学艺术在内各个门类。

  “清早听鸡叫,白天听鸟叫,夜里听狗叫”,这是从农民嘴里听来的顺口溜,它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前农村文化生活的单调。从金塘公益图书馆的借书登记本中,我们看到了基层群众对文化的需求,村里有人自发办公益图书馆,不可不说是农村群文工作的一大亮点。记者不下基层,岂能得到这样的好新闻。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10_r.jpg
孩子的心,定了
记者 傅燕君

  又见到了陈爱娟,依旧在我熟悉的她家门口,远远地等着记者。

  比起上次的眉头紧锁,现在的她看起来轻松多了。养女的户口问题解决后,这个家庭妇女卸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1994年,陈爱娟的妹妹抱了一个在码头被遗弃的孩子回家,托付给了结婚7年仍未生育的弟弟,弟弟曾带着孩子去办理收养手续,因夫妻都未满36周岁而被拖延。一年后,弟弟离了婚,几经波折,这个孩子转到了陈爱娟的手里。 10多年来,陈女士和家人对这个孩子呵护倍加。但是,孩子一天天长大,户口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陈女士多次找到相关部门咨询和求助,但被告知:她已经有2个子女,虽是出于一片好心,但其收养行为不合程序,孩子不能上户口。去年4月份,“燕子工作室”找到陈爱娟,我们相识后她成了我的联系户。

  18岁少女的“黑户口”问题得到了媒体和相关部门的共同帮助,孩子终于在去年8月份拿到了户口本。

  一年多过去了,孩子上了高三了,住校。这回来,陈爱娟的家里略显冷清。“高考报名已经报好了,现在孩子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 ”陈爱娟说,户口问题解决后,孩子的心定下来了,她一回来,家里充满欢声笑语。他们不强求孩子考高分,能上大学,如果学门技术最好了。

  看得出,陈爱娟疼孩子真的疼在心里。

  陈爱娟的养女说,她是幸运的,幸运的不只是解决了户口问题,而是从小不幸的她遇到了陈爱娟一家,以及这个社会的热心人。近年来,金塘镇外出打工人员有6000多,许多小孩被“留守”在家里,为了弥补留守儿童的亲情缺失,金塘出现了一批“爱心妈妈”。她们陪伴着这群孩子成长,让孩子们有了一颗安定的心。孩子,是希望,是未来。愿更多的人像陈爱娟、像“爱心妈妈”一样,关注孩子们的成长。

石斑鱼“游”进旭旺养殖场
记者 陈俊

  石斑鱼,肉质细嫩洁白,口感似鸡肉,是一种低脂肪、高蛋白的高档食用鱼,价格昂贵。

  听说石斑鱼“游”入了旭旺养殖场,走,去看看。 11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小沙镇的定海旭旺养殖场,场长陈文龙正骑着电动车从养殖场的另一端过来。说明来意,陈文龙告诉记者,今年8月份他开始试养石斑鱼,养了10多亩,品种主要是青石斑鱼和龙胆石斑鱼。“为什么会想到养石斑鱼? ”“舟山养殖南美白对虾的很多,产品单一化,想着能不能换个品种?看到市场上的石斑鱼基本都是从海南、广东空运过来,一斤售价100多元。 ”就这样,陈文龙动了养殖石斑鱼的心思。

  想到就做,去年,陈文龙去了海南、广东一带考察石斑鱼养殖情况。“石斑鱼是热带鱼类,适温范围在25~30℃间,当水温下降至15℃时,鱼就要冻死了。所以到了冬天,鱼要到大棚里养殖。这个月10日,我就要把塘里的鱼搬迁到大棚里。 ”

  记者了解到,石斑鱼喜欢吃鲜活的虾和小鱼,养殖成本高,收益也高。目前,陈文龙养殖的石斑鱼长达15厘米左右,每条重300克左右,预计明年夏天能上市。

  石斑鱼是底层鱼类,耐低氧,抗病力强,在养殖过程中很少发生鱼病。考虑到南美白对虾万一发病,以及品种老化的问题,陈文龙说:“如果试养石斑鱼成功,会利用工厂化大棚的优势,再加上加温设备,尝试大棚一部分养虾,一部分养石斑鱼。 ”“今后还计划养殖海参、鲍鱼等新兴、高附加值养殖品种,经济效益可观。而舟山目前只是处在小规模试养阶段,前景广阔。明年就打算去山东考察海参养殖。 ”

  回来的路上,记者一直在思考,创造财富的人总能找到一些致富的“金点子”,并且能先行先试。思路一改,财路就宽!在经营过程中,最关键的不是拥有资金,而是拥有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

/dhnews/2011images/jizhejie/img_12_r.jpg
讲述舞台背后的故事
见习记者 梅倩倩

  迎着午后的阳光,几位老人拖着百余斤重的板车,车上装满了音响设备、搭建舞台的工具以及上百条塑料凳子,沿着河岸,来到了交叉路口旁的一块空地上,打扫场地、搭建舞台、调试音响设备和灯光,一环扣一环,每个步骤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夜幕一降,“舟山双拥模范城”标志前有一台纯公益越剧表演即将开演。记者看了下手表,5点20分,位于解放东路路口旁的这片空地上,已经密密麻麻地摆放好了凳子,几位闲步的“老越迷”走到这里抢先就坐,聊着天,等着演出的开始。“这些演出前的准备工作,我们都是重复在做,人手缺少,只能提前做准备。 ”方信宽老人今年68岁,为戏迷角做义工后勤近10年了。另外一位,80岁的朱祥荣老人,因为喜爱越剧,也已为戏迷角服务了近5年。朱老伯坦言,这些年来,帮忙布置场地的热心人弄来弄去几张老面孔,大多都是早早来占座的。闲聊间,天色暗了下来,舞台前围满了来看演出的戏迷们,整个舞台就交给了生、旦、末、丑和琴师。“锵锵锵”锣鼓点一起,刚歇下来的老人满脸幸福洋溢。从10年前在昌国桥旁的自娱自乐,到现在每场几百人欣赏的演出,这期间,他们都是无怨无悔,默默无闻地为舞台上的表演者做着后勤服务。在和老人们闲聊中,两个小时的演出接近尾声,晚上9点,人群渐渐散开,留下凌乱的座位和垃圾狼藉的场地,老人们又开始忙碌收拾。今天的演出人气比较旺,直到夜里11点,老人们才收工。

  光鲜的舞台背后,总有默默奉献的人。绿叶永远不会与鲜花争掌声,台后的老人把最美好的一面留给了舞台上的角色。他们让我联想到记者和编辑,当你拿到一份报纸时,记者的佳作被人津津乐道,而没有署名的编辑就像后台无私奉献的老人。很多人不知绿叶,殊不知,所有的花都需要绿叶的映衬。